如松:“面包战争”是如何开启的?

从2013年以后,委内瑞拉一直在水深火热中。政府最近出台了一个新政策,要面包不要蛋糕。马杜罗总统的政府威胁将发动一场新的“面包战争”,接管首都加拉加斯的面包坊,他本周派出督察员和士兵,入驻首都的700多家面包房,以强制执行一条新规定:要求90%的小麦被用来制作面包,而不是价格更贵的糕点和蛋糕。

如松:“面包战争”是如何开启的?

委内瑞拉士兵终于有了新的用武之地

为什么这个国家会跌入这样的境地?如果说这是因为委内瑞拉是个主要的产油国,是不成立的,世界上的产油国很多,没一家落入今天委内瑞拉的境地。要说自然条件差,西欧的很多国家还不如委内瑞拉,委内瑞拉的马拉开波湖既产石油,也是天然的浴场,而四周更是天然的牧场,是发展农牧渔业的好地方,可它却发生严重的食品短缺。造成今天的惨状,委内瑞拉不能埋怨自然条件,不能埋怨以石油开采为主要产业。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农业抛荒面积、轻重工业产量下滑幅度,基本都在四成以上(《如松看货币之道》),也不能埋怨自然条件。

阿根廷是地大物博的国家,如果说上帝最眷顾的是美国(指的是自然条件),那么,也相当眷顾阿根廷和巴西,他有广阔的牧场和一望无际的草原,被誉为是世界的肉库!可惜,本世纪初,阿根廷爆发债务危机的时候,一样闹起了粮荒。

自然灾害是客观原因,但同样的自然灾害,造成的影响可以截然不同,西欧、美日中有些国家同样自然条件恶劣,但基本没有因自然灾害对社会带来的伤害。所以,最关键的还是主观因素:人文!

无论任何国家强调气候带来的灾害,本身就是借口。

但气候可以加重灾害

我在《如松看人权货币》中说过一个原理,从长期的角度来看,任何商品价格,都不能跑赢真实的通货膨胀。根源在于货币推动的成本上涨(通胀)是刚性的,而商品价格则受到供需关系的制约。一旦被成本上涨和售价挤压到严重的状态时,工农业生产都将遭遇严重的打击。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如今部分国家的通货膨胀数字,参考意义很低。因为这些数字是政府自己发布的,经过了美化,比如,不断调整通胀篮子中的商品种类和各种商品所占的权重,就是美化的方式;如果再让数字砖家们美化一下,就彻底丧失了意义。之所以他们不断地美化这些数字,源于要实现利益,这个利益就是:当通胀低的时候,可以多发一点钞票,多实现一点铸币税。

央行、通胀数字的发布部门、政府财政原本就是一家,这是南美很多国家的现实,都具备通过认为压低通胀数字掠取铸币税的动力,所以,他们的货币注定是没有信用的。

可是,有些国家的通胀数字,政府不能发布,央行也不能发布,而必须由第三方的中立机构来发布。他们之间就没有利益关系,即便央行多印一点钞票,所实现的铸币税也进不到数据发布者的兜里。基于通胀的数字可以由不同的第三方机构来发布,他们之间互相竞争,最终,采样最合理、权重计算最精确的机构所发布的数字,就会被金融机构和市场采用,发布这样数字的机构就占有更高的市场占有率,实现更高的盈利(这本身就是一个产业)。最终,逼迫每家通胀数字发布者都需要不断改进篮子中的商品种类,精确计算每种商品所占的权重,准确地反应真实的通胀水平。所以,这些国家的通胀数字是有意义的。

不同的国家中,同样都是通胀的数字,意义差距很大。

对于由政府发布通胀数字的国家,就会带来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的真实通胀率永远是低估的,甚至低估的很离谱,目的当然是为了多印钞票,多收点铸币税。

现在,假设有一个农民种地,种地是需要成本的。产品的价格是不能随意提高的,因为受到需求(购买力)的抑制,价格越高需求越低(购买力越弱,通胀越高购买力也越弱)。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价格还要受到进口农产品的压制,否则你的农产品就会卖不出去。

但是,农民的成本是受到通胀刚性推动的,在一些国家中,各种垄断价格到处都是,一种是国家控制的价格,一种是占有垄断地位的企业控制的价格,当然央行也在通过超发货币推动成本,土地成本更不用说,等等,但本质都一样,都是为了铸币税和财政。这些都是非常强势的部门,形成成本的刚性上涨。而当商品出售价格不能随意上涨、销量也受到制约(需求受价格制约)的时候,农民就破产了。

假借压低通胀数字,印刷的钞票越多,对农业挤压越严重(成本越高、需求也越弱)。所以,真实的通胀数字是一国的经济基础。

工业企业也是一样的原理

当通胀发展的更快的时候,还会形成另外一种灾难。今年,农民购买了原料,付出了成本,生产了1000斤粮食,出售之后得到现金。到了第二年,需要继续投入,结果发现他去年出售商品所得的现金,无法购买生产1000斤粮食所需要的原材料(种子化肥农药灌溉,等等),他怎么办?就只能缩小种植面积,抛荒开始了。

如果通胀发展的不够这么快速,不会导致收入无法覆盖支出,但通胀也会侵蚀农民的利润,让农民丧失种植的积极性。

工业企业的原理也一样。

所以,虽然阿根廷是世界著名的肉库,委内瑞拉的马拉开波湖四周有天然的牧场,但只要这些国家滥印钞票,都阻挡不了灾难的发生。

有些国家,很聪明,将多印的钞票赶进资产价格领域,以为就可以掩盖通胀。可是,资产价格上涨,原材料、土地、人工等生产要素的价格随着资产价格的上涨而一样上涨,并不能改变对工农业挤压的态势。

可以掩盖通胀的真实数字,但不能掩盖真实通胀对工农业的损害。

太聪明就等于太傻。

这就是委内瑞拉。自从本世纪初,通胀就很高(虽然免不了美化数字),为了让不断超发的货币有个去处,就不断地造房子,以为可以掩盖超发货币的副作用。结果,在真实通胀的挤压之下,工农业一样全面萎缩,就有了今天的面包战争。原油产业的生存状况之所以好一些,就因为原油是用美元标价,需求也主要在境外。

委内瑞拉的瘟神是不断滥发的玻利瓦尔。所以,只要滥发货币,结局就在那里,气候灾害也会自动找上门来。

到此,大家也就知道,为何一些国家的历史上会不断爆发面包战争?因为货币没有信用——因为社会没信用——因为上一个阶层需要不断向社会掠取铸币税。和自然条件、地理条件没多少关系,他们只能加重灾害的影响。

或许有人问,什么时候是节点?就是被迫削减进口的时候。当然,需要赋予一个美妙的词汇,比如***改革。

查韦斯的功过

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一件事,今日大交所玉米连续的收盘价是1683元每吨,相当于0.85元每斤。有关资料说,天朝的玉米生产成本在每斤1元以。去年四季度以来,拜各种改革所赐,基础原材料价格已经大幅上涨(这就是通胀,也就是货币推动的价格上涨),相应地,化肥、农药、种子、水费都将面临很大的涨价压力,成本继续被推高,农民会不会大规模抛荒?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另一方面,国际价格让农产品价格遭到压制。2014年,美国玉米的生产成本为160美元/吨,巴西为197美元/吨,而中国比美国高一倍多,为347美元/吨(数字来源于)。如果农民随意提价,将被国际玉米淹死,自己的玉米只能自己吃,无法出售。

通胀导致农户抛荒,限制了产量。

同时,在前期说过,今年很可能没有春天,是否有夏天?不知道,只是比较担忧而已。一旦这种恶劣的气候发生,那些未抛荒的农户,无论已经种植的是小麦、玉米还是水稻,收成都将遭受严重的打击,气候灾害继续限制产量。

所以,需要强烈地呼吁管理者,不能再搞通胀型经济政策,这将让农业和工业丧失生存的基础。农业抛荒、竞争力减弱,就只能提高对进口的依存度;而工业的竞争力削弱之后又会进一步降低进口能力,如果一旦再遭遇自然灾害,吃什么?

作者:如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