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请易南昌书

  • 442

一、历史

江西的历史,与鄱阳湖的地理特征息息相关。鄱阳湖并非是地理上成型的大型湖泊,它在秦汉时期的面积较小,是一连串的小型湖泊及沼泽地,史称“彭泽”。唐中期之后,鄱阳湖周边地区开始出现持续性水患灾害,湖面逐渐扩大并发展成连片的大湖,并最终发展成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与内陆湖息息相伴的,永远都是持续不断的水患灾害。根据地方志记载,清代268年中,鄱阳湖流域无水灾年份只有25年,其余243年至少有一县发生了较大规模的水灾。这种持续性的水患,导致江西地区始终未能发展成为江南地区的经济中心,也难以出现具有影响力的产业集群。

如松:请易南昌书

(箭头方向为水流方向)

江西北部河流密集,鄱阳湖更是五水汇聚(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水)。一旦夏秋之际江西境内降雨量过大,洪水汇聚鄱阳湖,水位就会随之大涨。此时如果恰逢长江流域出现洪峰,江水倒灌鄱阳湖,鄱阳湖流域就会发生大规模的水患灾害。这种水患频繁的局面从唐中期开始持续至今,没有大的改善。鄱阳湖流域最早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水利设施建设,始于明代中期的弘治(明孝宗朱祐樘)年间,以当时受水患最严重的南昌府为中心,采取“以工代赈”的方式,沿湖兴修圩堤,以求锁住湖面,抵御水患。此后明清两代,圩堤建设成为了地方官员的治赣常策。然而由于鄱阳湖地区的特殊地形,雨季长江洪水倒灌,以圩堤锁湖之策,并不能发挥良好的效果。因此江西一地虽然位于长江中下游地区,理论上属于我国的主产粮区和经济发达地区,但江西长期不能承担与其地理区位相匹配的赋税。明后期的万历年间,朝廷岁入约2千万两白银,而江西全省仅能上缴80-100万两,不足江浙地区的一府之地所缴。就当时的两京十三省的行政区划来说,江西所纳赋税不足二十分之一,远未达到其应承担的税额(数据来源:中国社科院文库,明代《万历会计录》整理与研究)。

清代之后,江西在赋税上的大规模拖欠和豁免成为了政治常态。每过五到十年,满清朝廷就被迫要发布敕令,以水患为由,免除江西的欠税,并给予赈济。如嘉庆九年,上谕:“江西省滨临江湖各县被淹田亩,惟德化县之桑落、赤松二乡,成灾七八分不等,其南昌、新建等县低田间有被淹,高田仍属有收,勘不成灾,被水之初即经降旨谕令抚恤,酌给一月口粮。”再如顺治十三年,朝廷批复:“八年拖欠钱粮著蠲免。”

如松:请易南昌书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江西省的首府,南昌的历史地位一直非常尴尬。南昌在地理上,恰好位于鄱阳湖水系的环抱之中。鄱阳湖但凡发生水患,每次都少不了南昌的份。可以说,南昌其实在地理上是最不合适作为省会的城市,没有之一。如果要以风调雨顺人杰地灵作为首府选择出发点的话,江西最合适作为省会的城市,其实是吉安。吉安号称赣中粮仓,是江西最重要的产粮区。并且吉安文风昌盛,白鹭洲书院天下闻名。整个明代科举考试一共录取了24898名进士,明代333个州府(地级市),吉安一府之地就录取了837人(占比3.4%),远远超过省府南昌的643人。《明史》称:“国初馆阁莫盛于江西,故有翰林多吉水,朝士半江西。”讲的就是吉安一地,文风璀璨,在科举领域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这么说吧:如果宋代之后,江西在首府的选择问题上,完全放弃南昌,转移到吉安,不在水患频繁的环鄱阳湖地区投入那么多经济和政治资源的话,那么江西经济将会比现在好得多。选择南昌这个最不合适的地方作为首府,并且永不改正,这是江西犯下的最大的历史性错误

二、现代南昌

作为省会,最重要的经济表现,就是“经济首位度”,也就是省会城市在全省的经济地位。在这一章我们将会首先对比包括南昌在内的中部七个省会在2020年的六大关键经济首位度指标,这六大指标分别是:GDP,这是经济总量指标;第二产业增加值,这是实业指标;常住人口,人口聚集当然是城市首位度提升的表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城市经济活动频繁,一定会带来旺盛的消费;进出口总额,外贸是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路径;最后一项是公共财政支出,比较的是政府财政的倾斜程度。本来使用财政收入这个数据也可以,不过收入数据存在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成以及转移支付的问题,地方财政收入数据失真,而支出则是统一的,不存在失真问题。首府的财政支出占全省的支出比值越大,无疑其经济首位度越高。

如松:请易南昌书

对六大指标进行算术平均,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相对科学的经济首位度指标。根据这样的计算结果,我们得出了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南宁在中部省会中的经济首位度指标最低,仅18.8%;而南昌排名倒数第二,20.5%。其它省会,将这两个负面典型,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好吧,南宁的经济首位度倒数第一,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南宁在历史上从来都不是广西的重要城市。明清时期广西布政司的治所一直都是桂林,南宁只是作为府城(相当于地级市)存在。抗战时期南宁曾经短暂的被当时的桂系军阀作为首府,但很快首府还是搬去了桂林。一直到新中国建立后的1950年,南宁才被正式确立为省会。就广西地区的老百姓而言,对南宁是缺乏认同感的。桂林和柳州人民基本上不会去南宁购物,也不愿意到南宁买房。不过,即便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南宁依然在艰难的一步步的提升首位度。

如松:请易南昌书

从数据上看,从2006年到2020年,南宁的首位度综合指标从16.8%缓慢的提升到了18.8%,上升了两个百分点。其中提升幅度最大的指标就是进出口指标,占比从13.9%迅速上升到了20.3%,这当然得益于东盟博览会的成功举办。

而回头看南昌。南昌的经济首位度综合指标,近15年来没有任何提升,始终维持在21%左右,甚至还有微弱下降的趋势。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下降,说明南昌不能吸纳实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比下降,说明南昌不能作为全省的商贸中心,不能吸纳消费。

如松:请易南昌书

各位,南昌作为江西的省会,已经有1500年了。如果说江西人民对南昌缺乏认同感,这当然是开玩笑。之所以江西的产业、消费、外贸全都不向南昌聚集,唯一的原因,只能是一条:南昌不适合发展经济。一个时刻都处于鄱阳湖水系的洪水威胁之下的省会,它当然不可能建设出高质量的产业园区,也不可能提供安全稳定的交通物流。所以珠三角向江西进行产业转移,服装、陶瓷和五金这些基础工业去了赣州,相对高级一点的电子信息和机械装备则去了条件更优越的吉安,根本没人会选择去南昌。

如松:请易南昌书

(2020年7月12日,新华网照片,南昌市秋水广场,洪水过境)

南昌地势低洼,水网密布,水域面积占全市面积的比值高达29.8%,是中国为数极少的水网城市。南昌年降雨量1600-1700㎜,但分布极不均匀,暴雨洪涝等气象灾害频繁。这两点,再与雨季排水不畅的鄱阳湖水系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南昌经济的硬伤:它几乎不符合所有大型制造产业的选址条件要求。所以南昌只能小打小闹的搞一点电动车和微机电,支柱型产业几乎没有。而这么多年来,为了维持南昌的省府地位,江西又不得不连续投入巨资在鄱阳湖水系的基础水利设施建设之上。举例来说,2015年江西因为鄱阳湖治理发行了125亿的地方债;到2017年,又发行了370亿的债。这种连续的投入,又无法给南昌这样的城市导入产业。南昌,因此就如同刺入江西经济之中的三棱匕首,不停的给江西经济放血。而要验证这一点,我们只需要考察一个指标就行了:在很长的时间跨度内,南昌在水利环境上的投入,一定远远超出全国的平均水平。

如松:请易南昌书

上表给出了从2003年到2017年南昌的水利环境投入数据。之所以这个表格从2003年开始,并不是我犯懒,不想给出之前的数据,是因为我国对固定资产投资进行科学系统的分行业统计,就是始于2003年。在数据上,2009年以前,南昌的水利环境投资的占比,远远超过了全国的平均水平,也把隔壁的长沙远远的抛在了后面。可以想见,在2003年前,南昌在水利环境领域的投入占比会更高,更加远远超过当时全国的平均水品。鄱阳湖水患,就是南昌无法治愈的痼疾,它因此完美的错过了改革开放的前二十年时间。总结起来看,结论已经非常清晰:并不是传说中的,改革开放初期国家忽视了江西,而是江西因为省会的错误选址,而错过了奋起的时机

所以,对于江西的经济发展问题,我只有一个建议:将省会从南昌搬到吉安,一了百了,越快越好。

在本文的最后,我要说几句题外话:大泽之侧,不起大城,这应该是从古至今城市选址的基础常识。大城可以临大河,但是不能临大泽。给大河筑堤,是相对简单可行的;但是给大泽筑堤,效果极差,大湖大泽,其实是没有固定边界可言的。除了南昌之外,没有任何一个省会级别的大城市,选址在大泽大湖的环抱范围内。洞庭湖畔的岳阳,市区面积只有165平方公里,城区常住人口只有101万,整个城市非常袖珍,就是因为大湖之侧,无法容纳太多人口。对比起来,南昌市区面积高达617平方公里,城区人口超过300万。与湖争地的结果,其实只能是人地两失。湖北洪湖水系周边、苏北洪泽湖水系周边,全都是一连串的袖珍型小城市。太湖流域稍微好一点,能孕育出无锡和苏州,这是因为太湖临海,有十几条支流直通出海,洪水发作的几率稍微低一点。在全国范围内,唯一违反大城选址常识的城市,就是南昌。最好玩的是,江西是我国风水学的起源地,江西形势宗风水声名远扬,几乎垄断了历朝历代给帝王选龙穴的工作。就这样,江西居然还选出了最不适宜做省会的南昌,流了上千年的血都不改,也是很有趣的事了。

蛮族勇士(老蛮):表逼我深挖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老蛮):表逼我深挖

前面已经开始有统计系统的朋友忍不住过来喷了。既然这样,那我就进一步分析一把我大中国的人口数据。根据国家统计局新鲜出炉的《2021年统计摘要》的历年人口数据,我们重点对比两个数据:每年的实际新增人口,以...
蛮族勇士:炒币圈—全球最大的资金蓄水池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炒币圈—全球最大的资金蓄水池

最近比特币之类的虚拟货币炒作之风受到了全世界主流政府的联手打击。中国方面是直接断开了虚拟货币与整个金融的兑换链接,将虚拟货币兑换成人民币构成刑事犯罪。在美国那边稍微缓和一点,它规定一万美元以上的虚拟货...
蛮族勇士(老蛮):农民工没有未来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老蛮):农民工没有未来

开篇明义,本文要讲述的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我国已经没有新增农民工群体了。要知道人口红利,是我大中国从2001年加入世贸之后,推动经济增长近20年的最大动力源。庞大的农民工群体,支撑起了全球最大基础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关心经济的闲人 7

      和作者的看法正相反,如今国内基础设施建设能力跟古代相比,有了极大的提高,江西特产丰富,打造好水路交通网,将大山里的产品快速运出来,便宜的水路运输起来很重要的作用。
      重点发展好特产所涉及的行业,不要去发展其他省雷同的行业,江西会快速发展起来。
      但纵观古今,江西的能人志士不少,但精英阶层,不干实事!

      • avatar 关心经济的闲人 7

        换个思路,古代是对水利治理能力不力,才有了水域不起大城。

        而江西大山林立,我认为更应该形成水路交通网,大力发展水路运输成本低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