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这个国家“屠宰”的艺术

  • 1,952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前,世界大部分时间使用的是实物货币(金本位是其中的一种形式),到解体之后,世界开始使用现在的信用货币,本质上是纸本位的货币,研究纸本位货币可否持续下去、如何形成崩溃的拐点,或许是今天社会最大的生意。有些人使用这种方式屠宰别人,有些人被屠宰,这是差别。

如松 : 这个国家“屠宰”的艺术

从历史的眼光来看,任何信用不完善、不具备群体普遍接受性和完善价值储藏功能的货币,其寿命都是有一定限度的,比如:中国封建王朝的末期基本都会陷入滥发货币的模式,但不长的时间后,这些货币都会遭到抛弃,回归价值更稳定的货币。英镑应该是现存流通时间最长的货币,但在1931年9月19日以前,英镑实行的是金本位,这实际是实物货币。在1971年以前,美国实行金本位,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实际也是变相的实物货币体系。只有到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世界才开始完全使用纸本位货币,无论你叫主权货币还是叫信用货币,本质都是纸本位!

这种纸本位货币在世界历史上不断出现过(一点不稀奇),但毫无疑问地都会灭亡,最典型的是元朝末年的钞。当拐点出现之后,信用到了快速丧失的阶段,崩溃的时间大约也就十年左右(没特指。前苏联从1985年开始加大卢布发行,信用快速丧失,约6年后就交代了。上世纪巴西阿根廷多次换币,这些纸币持续的时间也比较短)。

纸本位货币的致命缺陷是明显的,当代经济学家们不断进行“创新”,延续他的寿命:

经济学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研究资本投资收益率,为什么这个指标如此重要?

如今的欧美,基本执行的是2%的中期通胀目标,当经济生活中的资本投资收益率高于2%的时候,人们就会追逐纸币的投资收益、期望实现正收益。而贵金属和其他实物货币是没有收益的(或者说是零收益),人们就愿意持有纸币,如果再加上主权的推动(谁都担心木仓的威力),纸币开始奠定其在人们心目中的至尊地位。

但是当经济增长下滑、通胀不断上升的时候,资本投资收益率就是负值,人们就会疯狂地抛售纸币,当人们抛售纸币的时候,通胀就会连续上升,资本投资收益率继续下滑,纸币的灾难也就到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以往精英们不断推动全球化,不过是为了纸币的游戏可以继续下去而已(其一是提升经济增长进而提升资本投资收益,其二是提升一些世界主要纸币的流通区域)。

贸易保护和孤立主义崛起,必定让绝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失去动力,绝大多数纸币都会进入历史。但在这样的历史时期,注定各国会采取不同的做法:

第一类是法律主导社会生活的国家。这些国家看起来是法律主导的,实际是依靠“恒定”来治理的,维系社会运转的是信用机制,当今欧美的每一个人几乎都依靠信用生活,信用卡就是最典型的事物,如果没有了信用卡,社会立即停摆。甚至如果个人信用不好,租房子找工作都很难。而一旦纸币的信用崩溃,社会基础就会崩溃了。所以,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论述过,金本位回归(可理解为各种实物货币)是一种必然,因为最终,这些信用社会必须回归到以恒定的信用为基础之上,这是他们的社会基础。

现在,美国有很多经济学家在呼吁恢复金本位,就源于他们看到了纸币的问题所在。格林斯潘更呼吁:黄金是人们最终的依靠。因为格林斯潘认为美国现在生产力增长速度只有1/2%,当通胀继续上行的时候,即便是那些进行最正确投资的美元纸币,也是亏损的。当全社会对这一现实恍然大悟的时候,美联储正确的做法只能是飞快地将利率提升至通胀率以上,挽救美元的快速贬值。可是,现在美国国债与GDP之比过高,限制了美联储加息的速度和幅度。所以,格林斯潘不断呼吁买入黄金,就是这个道理。还有一个事实需要高度警惕,美国有十几个州已经完善了金银的法定货币地位,意味着可以用金银币交税、发工资、购买任何商品。现在这种势头已经上升到联邦层面,有组织要求:希望特朗普能够签署执行命令,移除任何使用黄金和白银的障碍,还呼吁取消所有对黄金和白银的歧视性税收,包括持有和交易的所有资本所得税。其核心内容不过是让金银在联邦层面成为正式的法定货币。

未来,美国人的依靠只能是在金银上。这也是美元在国际上最有利的地方,因为存在竞争者(金银),如果它希望生存下去,就必须提升自身的信用水平。

所有发达国家最终都会进入这种模式,因为一旦社会的信用体系崩溃,他们的社会就将大乱,国将不国。

此时,纸币持有者一样遭受损失,甚至很严重(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德国日本的滞胀最典型)。但当纸币存在竞争的时候,纸币发行者如果希望挽救自己的命运(美联储的命运),只能提升自己“产品”的信用水平(虽然过程或许也比较周折)免遭淘汰。

但是,对于有些社会来说,他们并不担心纸币遭到淘汰,这就有了第二类情形。

维系这些社会运转的不是信用,而是权力,纸币从本质上来说仅仅是工具。

现在的委内瑞拉就是典型,它的货币玻利瓦尔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完全满足让所有人抛弃、回归实物货币的条件,但是,马杜罗依旧还在玩印钞的游戏,他为什么还可以玩?需要说明的是,马杜罗玩这个游戏就是不断对纸币持有者进行屠宰,让劳动者过去的劳动积累化为乌有的过程。

委内瑞拉是一个以石油为主要产业的国家,大部分生活必需品都需要进口,这让马杜罗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进口渠道主要掌握在政府手中(通过外汇馆至来实现,这才是外汇馆至的核心功能。苏联时期的国营商店和供销社起到的是一样的作用,这这是这两个经营机构的真实含义),政府可以规定民众必须使用玻利瓦尔才能购买政府手中的生活必需品,这就让民众必须使用玻利瓦尔纸币进行交易。你必须持有、使用玻利瓦尔的时候,马杜罗就可以不断增发玻利瓦尔,不担心被民众完全抛弃(当然边远地区和农村是难免的)。此时,马杜罗手中的生活必需品,就是货币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也可以说是货币发行的保证金。

保证金在我手中,你还必须要买(除非不想活了),所以,通过不断发行纸币,想怎么宰你就怎么宰你,过去的劳动成果就化为乌有。

历史上,有很多国家都对生活必需品进行配额管理机制,都是控制生活必需品的措施,然后规定你必须使用它发行的纸币进行购买,民众就无法很快抛弃纸币,这实际是延长纸本位货币寿命的一种手段。此时,硬通货、生活必需品核心。——这才是真实的实物为王。

委内瑞拉的做法是对劳动者的洗劫,当规定纸币持有者不能为了避险而随意兑换外汇的时候(从有关委内瑞拉央行销售外慧的数据来看,2012年开始明显收紧玻利瓦尔兑换,这是节点),中产就已经被阉割,就具备了第一个条件。然后第二步就是通货膨胀,将纸币持有者的购买力消灭(这一点是无需解释的)。第三,就是对中产的最后一刀。假如月收入是10000玻利瓦尔,扣除负债的还本付息(这种负债可能是房贷或消费贷)4000,生活必须开支是4000,还有2000结余,是很滋润的中产。但是,通胀之后,需要6000的生活开支,不再滋润了;当生活开支超过6000元之后,就被一刀了,要么卖掉资产救命(前提是卖得出去才行),要么没办法,只能向哥伦比亚和巴西逃难,房子也不要了,这就是委内瑞拉中产的归宿。

限制兑换、通货膨胀,就是委内瑞拉这个国家屠宰的艺术。

未来,当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纸币信用快速下降的时候,一些国家就会采取马杜罗的方式,这是必然趋势,因为在这些社会中纸币仅仅是工具。现在,土耳其正在大步紧跟。

在委内瑞拉模式中,谁是受益者?当然是权贵,因为权力掌握着“货币发行的准备金”——实物、生活必需品(生活必需品的渠道、外汇),又掌握着印钞机。

对马杜罗,只能说不服不行。

这是投资的核心内容。因为任何投资都追求的都是利益最大化。在这样的时期,谁掌握了货币发行的保证金,谁就可以实现利益最大化。

为什么第一类社会(比如欧美日中)不能采取这种屠宰的方式?因为掌握行政权力的人是民众“选”出来的,民众会同意他们屠宰自己吗?显然不能,所以,这样的社会纸币持有者会遭受损失,或许还是很大的损失,但不存在屠宰。

作者:如松

路财主:黄金白银,又开始跌跌不休? 经济杂谈

路财主:黄金白银,又开始跌跌不休?

古希腊晚期,今日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锡拉库萨城邦,被一位僭主狄奥尼修斯统治。与当时的古罗马、斯巴达或雅典的共和/民主制度不同,叙拉古的大小事务,都是狄奥尼修斯一人说了算,他在这个城邦里,拥有绝对的权力。 ...
凭栏:美元紧缩与黄金趋势 经济杂谈

凭栏:美元紧缩与黄金趋势

文:凭栏欲言,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美国通胀越发的恶化,收紧预期越来越强,影响近期黄金走势比较动荡。 美元紧缩预期下,黄金会怎么走? 01 趋势与预期 信息,即有噪音,也有信号。 趋势,无非就是通过历史样...
路财主:马光远这个蠢货 经济杂谈

路财主:马光远这个蠢货

文:路财主,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老实说,能遇到这样一个号称特别懂投资,却动不动信口开河的人,我也真是服了,更让我服了的是,就这对历史、对数据没有任何敬畏、天天张口胡诌的人,居然,还在各种媒体上自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