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紧急战备,老朋友、老套路

本世纪初期,津巴布韦货币成为国际金融史上的笑料,在2000年前后开始爆发超级通货膨胀,货币超级贬值,穆加贝大叔不依不饶地在津元的后面加零,结果,制造出世界上最大面值的百万亿津元钞票。

如松 :紧急战备,老朋友、老套路

长期的恶性通胀掏空了企业和个人的所有财产,也摧毁了津巴布韦经济。根据IMF的数据,2006-2008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3.5%、-3.6%、-17.6%。实际上,如果考虑本币对美元的贬值,按美元来计算,这些时期的经济增长都是灾难性的。比如:即便经济增速是零,如果货币兑美元贬值50%,相当于自己的经济规模和国际购买力下降了50%,上述用本币计算的经济萎缩(或增长)的数字不过是穆加贝大叔的把戏而已。

无奈之下,穆加贝于2009年取消了津元,实行美元、南非兰特、博茨瓦纳普拉等一揽子货币的方案,经济随之恢复,2009-2011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5.8%,8.1%,9.3%,通货膨胀也相对较低,比如:2010年的通胀率大约为3%。人民生活自然会恢复,也就不用再坐火车或汽车跑到邻国打酱油了。
2015年,津巴布韦央行用美元回收了市场中流通的津元,100万亿津元的纸币王中王折价40美分。

到这里,给人们的感觉就是穆加贝大叔已经彻底洗心革面,为人民服务。

有次,穆加贝大叔访问中国(似乎是2014年那次),北京一位朋友说:是不是老朋友传经送宝来了?当时本人还给穆大叔美言:穆大叔已经“从良”,自己不再印钞,境内流通美元,经济增长和通胀数据都不错。就是因为上述原因。

可是,穆大叔注定无法长期“从良”。

津巴布韦是个典型的独裁国家,穆加贝拥有绝对的权力。虽然居民未必真心拥护他,但因为他掌握着军队,也就不敢反抗。2008年的总统选举,穆加贝所得的票数不及反对党候选人,但由于反对党候选人的得票率也未达到半数,因此,需要进行第二轮选举。但后来,反对党候选人主动“让贤”,退出了选举,穆加贝理所当然地再次当选津巴布韦总统。那么,反对党候选人(也就是反对党领袖摩根·茨万吉拉伊)为何面对大好形势主动退出选举哪?是这样的:穆加贝为了当选总统,制作了很多假选票,后来被反对党发现了,这还了得?按说是很大的事,但在穆加贝大叔那里根本就不是事,他索性出动军队,要剿灭反对党。结果,反对党候选人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到了赞比亚。再后来,南非总统祖玛带着南部非洲六国元首一起出面调停,穆加贝最终同意让反对党候选人摩根·茨万吉拉伊做总理。不过他这个总理不仅可有可无,还很憋屈。据说,国防部长某次有一份文件要总理签字,总理拒签,国防部长直接用枪顶着总理的脑袋逼他签。穆加贝既然有这样“光辉”的历史,2013年也就顺利地再次“当选”总统。

穆加贝用美元作为本位货币,面对奥巴马的眼神,估计印假美元的胆子还没有。同时,津巴布韦的很多外债都已经逾期未还,再借外债也就难了。这决定穆加贝必须依靠正常的税收过日子。可是,穆大叔的政权与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没什么差别,是近乎军政府的独裁统治。军警的待遇一定要有保证,否则无论穆大叔在军界有多高的声望,长期以往军队也就不会再给他卖命,这是性命攸关的事。同时,穆大叔还要“瞻仰”大量的家丁、护院(政府雇员)维持社会稳定。还有,估计穆大叔也需要给自己的党|派成员一些补贴,让大家的日子过得去,否则没人“抬轿子”,也很麻烦。这样一来,财政支出就是刚性的,很多时候特别是经济发生波动时就会超过社会的承载力,这让津巴布韦的财政赤字有了悠久的历史。据公开报道:1990年到2014年之间,津巴布韦政府年平均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9%,1992年达到7.51%(按同时期津巴布韦的通胀水平,或可基本肯定这些数字被做了手脚,有水分。以穆加贝在国内一言九鼎的地位,做点手脚也是手到擒来)。欧美制裁,加上赖账不还,穆大叔也就没处再借债。长期财政赤字,又没法借外债,就会导致一个结果,穆加贝的“从良”之路就只能终止。

今年5月初,传言津巴布韦央行要发行债券货币(最终的根源还是赤字),美元现金荒就开始愈演愈烈。5月4日,津巴布韦央行行长宣布:为缓解美元现金危机,津巴布韦将发行价值2亿美元的债券货币,同时采取恢复多货币体系、限制取款金额的一揽子金融改革方案。消息传出,人们就开始心惊胆颤,担心已经废除的津元会借尸还魂。虽然央行一再辟谣(很多人都已经有经验,谣言一般都是现实),说发行债券只是应急措施,现在并不具备发行津元的条件,但由于津巴布韦民众对当年津元产生的恶性通货膨胀记忆犹新,纷纷到银行提款,生怕再过几个月就只能取出债券。在此情况下,银行无力承受挤兑,所有银行的每日取款额度都远远低于央行要求的1000美元,最低的每天50美元,最高不过300美元。很多民众彻夜排队,只为取到50美元。

由于津巴布韦的生活用品和工业用品严重依赖于进口,在美元现金短缺的情况下,津巴布韦的商人无法给外国供应商及时汇款,导致一些生活用品再次出现严重短缺,食用油、柴油等物资价格上涨,通货膨胀上升。穆加贝将矛头指向中国商人,批评中国商人不把在津巴布韦赚得的美元存进本地银行,而是寄回中国。这就是一些人的老朋友。

但是,不管嘴上怎么说,没有铸币税,穆加贝的日子是过不下去的,总要揭开最终的面纱。结果,新华社11月27日报道,津巴布韦央行27日公布了即将发行的债券货币票样,并表示酝酿了半年之久的债券货币(下图)将于28日起正式发行、流通。津巴布韦央行表示,债券货币包括面值为2元和5元的纸币以及面值为1元的硬币,将与美元等价流通。

既然津巴布韦债券货币的样式与100万亿津元的样式相近(都有三块大石头),估计结果也就只能一样。

可以预见的是,既然津巴布韦央行规定了债券货币与美元的固定比值,市场上就会发生劣币驱逐良币的法则,美元将迅速被收藏,劣币充斥并实际贬值。预计明年,债券货币兑美元就会明显贬值,通胀上升,财政赤字扩大,逼迫穆大叔印更多的债券货币弥补财政赤字。为什么这么快?在2009年前的七八年间,穆加贝主导的官方货币市场(正规军)与民间的市场(游击队)进行了充分的斗智斗法,穆加贝与津巴布韦人民实现了充分的“互动”,现在的津巴布韦人民已经进入了紧急战备状态,腿脚练的很硬朗,程序也背的很滚瓜烂熟,拿到债券货币之后,除了购买生活用品之外,就会跑步购买美元欧元黄金等硬通货(过去的教训太深刻),绝不会再听穆加贝的忽悠,更不会优柔寡断。这会让债券货币更快地贬值,通胀很快上升,最终,让债券货币的寿命大大缩短,预计不会超过六七年。

估计美联储的耶伦老太太也乐观其成,坐看津巴布韦的债券货币的价值再次归零。

但穆加贝或许也不用操那么长时间的心,因为他今年已经92周岁了。

今天的文章要说明的是,任何军政府性质的独裁政权,财政平衡都难以控制,比如上世纪后期的阿根廷多次换币,是军人执政或军人干政很严重的时期;现在的委内瑞拉是个饥饿的社会,马杜罗的党派主要依靠的也是军队,等等。这时,货币不会有信用,也大多短命。这些军政府、先军政治等社会模式,都是等级社会的一种表现形态,他们印制的钞票本质都是纸张。

所以,这些国家的人民需要时刻掂量手中的纸币,不能被障眼法蒙蔽。

作者:如松

如松 : 谁是遍布世界的“公害”? 经济杂谈

如松 : 谁是遍布世界的“公害”?

作者:如松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下面也只是个人见解。 大家都知道在十月初美国短期利率曾上冲到10%,逼迫美联储需要持续向银行体系注入基础货币(就是央行扩表),在此要问一问,美国的钱...
如松 : 2.52,小数字将颠覆大世界 经济杂谈

如松 : 2.52,小数字将颠覆大世界

作者:如松 根据新浪财经引述美国商务部数据,2019年9月,美国录得2.52亿美元的石油贸易顺差,这是1978年以来的第一次。9月当月出口原油309.2万桶/日,环比增长13%。2.52亿美元这个小数...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