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做好迎接新时代的准备了吗?

  • 2,050

一些人不愿意听到一些有关对未来负面判断,很可能并不是知识和智慧水平的问题,更主要是心理问题,因为恐惧未知,面对未知不敢越雷池一步,这是一种大众心理。

一般情形下,对未来有准确判断和认知的时候,人的内心更容易实现淡然,因为他们可以依靠自己的判断、有基础地设计自己的行为,实现趋利避害。相反,对未来恐惧或者采取逃避态度之人,或者不愿意思考,或者认识了未知也不敢客观地面对,这既是思维的问题,但更主要是心理的问题。

当今的社会,既有变也有不变。

不变的是社会形态

儒家文化文化依旧独尊,权力是社会运转的指挥棒。

在权力之下,管理和被管理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水与舟的关系一直未变,这就构建了最基本的社会架构。

财政支出刚性膨胀的状态无法改变

以往,总体来说,经济发展,财富分配向下倾斜,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虽然带来贫富差距扩大化的问题,但基于社会财富和财政收入都在高速增长,财政有很强的支付能力,可以掩盖问题。

从经济学来说,这就是双顺差时代。

任何一个社会,他的物质财富都由两部分组成:其一是GDP;其二是外楚。外楚是用外币(或黄金)表示的权益凭证,可以随时在境外兑现购买力,比如可以从美国鬼子那里买粮食、原油和飞机等,弥补自身之不足。

在此,也就可以看到黄金为何是世界货币。

双顺差,意味着社会财富的高速膨胀:

  • 其一:形成双顺差的本质是因为生产效率的因素,资本不断从境外涌入,人们手中的货币资本也勇于投入到生产和资产价格领域,共同推动经济高速增长,这自然带来社会物质财富的膨胀,增加供给;
  • 其二,外楚不断累积,用外汇表示的兑换凭证高速膨胀,也增加供给。

基于社会物质财富的加速膨胀,本币实现自身购买力的能力也很强,人们不会担心本币贬值(无法实现购买力),此时,即便货币适度超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有社会财富加速膨胀的预期。2000年之后的十余年间,很多新兴国家的货币都在兑美元升值,是因为他们的货币管理水平比美元更好吗?这有点胡扯,本质都是资本投资收益率的原因,高回报率实现经济高增长,最终实现高供给。我们过去一些年经历了一段物质丰富的时代,这是有坚实的经济学基础的。

这就是双顺差时代的典型特征:本币升值,而且基本与货币管理水平无关;社会财富不仅仅体现在GDP上,以外楚表示的权益凭证也不断增长;本币升值,相当于自身的信用水平不断提升,通胀就可控,这一时期的通胀是需求导致的。

当一国的经济效率下降之后,或者说以世界经济为参照物由强转弱的时候,双顺差的情形就会改变。通胀型经济下,这种转折的出现是必然。

虽然天朝的外楚从2014年开始下降,但还主要体现在资本项下,贸易项下在2015-2016年均实现了大额顺差。今年初期,贸易顺差明显开启缩减的趋势。如果过渡到逆差,意味着双逆差的时代到来,这是一个新时代。

有一种情形下,虽然贸易数字可能还是顺差,但逆差的内涵并没有改变。比如:用行政手段收紧进口(也就是放慢以外汇表示的权益凭证兑换的速度,这会让在社会流转的财富增长速度变缓)、用财政手段进一步补贴出口(这必定带来本币膨胀,需要实现的本币兑换凭证(可以理解成M2)加速增长)等。此时的经济效率并没改变,甚至在加剧本币兑换凭证和社会物质财富增长水平之间的不平衡。

由于以往执行货币超发政策,就会形成本币兑换凭证与对应的物质财富之间的不平衡,这体现在GDP和M2之间的不吻合关系。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由于有社会财富还会不断高速累积的预期,本币并不担忧无法实现它的购买力。但是,一旦双逆差时代到来,意味着以GDP为表示的社会财富增长放缓、也意味着以外楚为表现形式的社会财富增长下滑甚至负增长,此时,本币兑换凭证就急于实现自己的购买力,其中的一个形式就是兑换外汇(或贵金属),带来本币的贬值;另一个形式就是兑换成有形的物,天朝人选择的是房子,房价上涨(至于这种选择对与错,在此不考虑),这也是本币贬值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

这种贬值的速度,会随着妈妈抛外楚保汇率而加速,因为外楚抛出去之后,大部分是流向境外的,意味着社会物质财富水平的下滑,财富和本币兑换凭证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特别是财政支出继续刚性膨胀、需要实现的本币兑换凭证继续膨胀的情形下。也所以,本人在2014年的时候说,抛外楚对保汇率无益,今天说的是最基础的原理,也算回答大家的谜团。

所以,双逆差的时代到来,意味着本币兑换凭证与社会实际财富水平之间的关系在恶化,特别是如果通过释放货币的手段保资产价格和财政收入,就让这种关系进一步恶化,所以,2015-2016年推动房价的时候,抿币汇率是加速贬值的,这与2008年四万亿、2012年放水推动资产价格的时候已经表现出截然不同的特征,当时的抿币汇率都是升值的。这里的核心是资本投资收益率的变化,但基于篇幅的关系,就无法细说。

那么,社会需要实现的本币购买凭证不断膨胀(刚性财政的必然,这与一国文化和社会结构有关),可双逆差带来社会财富增长缓慢甚至下降,就会形成一个必然现象,本币购买凭证的购买力不断下滑,表观的表现就是通货膨胀;而通胀上升必定让利率形成历史的新趋势(有别于前三十年),高利率时代到来。这种高利率与双顺差时代的高利率无论从原理还是幅度都截然不同,看看巴西也就知道了。

很多人疑惑,如松你说的东西,和2008年甚至以前的技术走势截然不同,是的,因为用过去的经验来分析新时代没有意义。任何人不断取得成功的经验,最终都会成为自己的坟墓,因为世事在变化,新的时代来临了。

变化,永远是未来的核心,包括经济和资本市场。

双逆差时代,就是高通胀和高利率时代,这是今天的结论,而且这种周期不是三两年,而是很长的时间。具体时间多长,取决于社会结构改革的进程。如果我们勇于用改革实现效率的再次提升,这个时代也就会更快地结束。

这是未来很多年最基础的前提,如果人们无视这一基础从事投资活动和经营活动,就是飞蛾扑火。

这一时代带来的不仅仅是负面的(纸币购买力下降),也有机会。比如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人或社会组织,可以借助“垄断”实现更快的财富积累,因为高利率让更多的竞争者被淘汰出局,如何构建自己的思维和行为机制,就决定了未来。很多朋友咨询就业的时候,都给与了回答,今天就是逻辑。

写到一半,发现这些理论性的问题无法用短文阐述的很清楚,或许今后写一篇讲义吧,因为应对这种新时代是比较困难的,这是所有人的课题。

作者:如松

路财主:2021,万物暴涨 经济杂谈

路财主:2021,万物暴涨

就资本市场来说,2021年的开局太好。 美股大涨,原油大涨,港股大涨,A股大涨,房价大涨…… 当然,还有比特币更是大涨而特涨。 涨,当然都有涨的理由。 美股,是因为民主党横扫参众两院,拜登上台,市场憧...
凭栏:拥抱系统性危机 经济杂谈

凭栏:拥抱系统性危机

文:凭栏欲言 10月28日,欧美股市、贵金属和原油,一起崩盘,原油一度跌超6%。 而上证走出独立行情,午后翻红。 01 恐慌频现 2020年3月份、6月份,全球资本市场都曾不同程度的发生恐慌。9月份,...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