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央妈变后妈,军事化、国有化将是未来核心内涵

以往,央行放水,市场总是欢呼雀跃,2000年以后基本都是如此。特别是次贷危机后的四万亿再加上央行在2008年末和2009年初的大放水,让市场立即摆脱了次贷危机打击之后的低迷状态,无论资产价格还是经济都恢复了活力,更主要是通胀走向上升的轨道。同时,资本不断流入,截至2009年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23992亿美元,同比增长23.28%,这种增长的势头一直持续到2013年的38213亿美元。

confused-girl

这给市场以央行无所不能的印象,包括金发的、黑发的、企业和个人等一系列干儿子们干脆给央行起了一个央妈的称呼,央行对于央妈的称呼自然也很受用。

2014年以后,风云开始突变。央妈从2011年底再次宽松货币,2012-2013年,不断放水似乎对经济还有一定的效果,最主要的反应是资本还在流入,国家外汇储备还在增长,这意味着国家的资本继续积累。2014年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当年底,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38430亿美元,比2013年底仅仅是略有增长,全年是一个冲高回落的走势。到了2015年,这些干儿子们再也不认央行这个妈了,央行放水,干儿子们恐慌不已,资本大量外流。国家外汇储备在2015年减少了5127亿美元,至3.33万亿美元。中金公司发布研报称,预计2015年中国资本流出总量约6680亿美元,2015年四季度流出规模或达2320亿美元。而参考消息网在1月27日报道说,港媒称,中国12月份资金外流飙升,估计2015年全年资金流出总额为1万亿美元,创彭博行业研究自2006年开始追踪该数据以来的最高纪录。

需要说明的是,以往央行降息降准宽松货币,各路干儿子欢呼雀跃,参与到经济活动和资产价格领域各显神通;而2014至今,央行不断宽松,但是,各路干儿子却恐惧不已,2015年资本更是大量出逃,与过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进入2016年,基于国家对资本管理不断规范化,或许一些资本以外汇形式的流出有了一定的阻力,开始显示多样化。彭博社报道,高盛在8月17日公布的报告中指出,中国人民币收付款或掩盖了外汇流出程度。高盛称:“根据中国外汇局周二披露的银行结售汇等数据,若将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中的人民币收付款差额计算在内,7月整体外汇流出量逾550亿美元,上月为490亿美元。”而外汇管理局8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7月银行结售汇录得逆差317亿美元,较上月逆差128亿美元反弹。说明部分资本在以人民币的形式外流,在离岸中心兑换成外汇。这说明,这些资本为了出逃在各显神通。

总而言之,过往在干儿子们眼中异常亲切的央妈,现在已经彻底成为后妈,老人家越放水,干儿子们越恐惧,出走的越坚决。

以前我说过,终有一天,央行越放水,市场信用越收缩,就是这种逻辑原理,央妈开始变后妈。

到此,我们也就彻底明白了央行的角色。

其实,央行不过是一间印刷厂,将白纸印上花花绿绿的颜色,无非就是印刷手段高超一点而已。如果个人有足够的资金和技术,完成这样的工作也没问题(但违法)。

所以,央行这间印刷厂,他的能力的大小,并不取决于央行自身,而是取决于经济运行的效率,央行与经济之间是通过权力发生联系的。

私人无论怎么印刷,即便印刷的再精美,印出来的依旧是纸。虽然央行印出来的也是纸,但是,ZF规定经济生活中必须使用央行的纸张进行交易,通过经济生活的运行后,央行花花绿绿的纸张就被注入了信用,纸张摇身一变,成为了信用货币。所以,强大的不是央行,而是给纸钞注入信用的经济生活效率的高低。

衡量经济生活效率的一个指标就是自然利率R,但是,中国并没有人完成这一数据的计算。但是,另外一个数据也可以起到近似的作用,那就是资本投资收益率。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的范剑平演讲给出的数据,中国投资回报率(ROI, Return of Investment)从1993年15.67%的高水平持续下降,2000年-2008年稳定在8%-10%,次贷危机之后投资回报率水平大幅下降。2014年,ROI已经降低到2.7%的历史新低,这个数字已经低于一年期贷款利率。到了2016年,民营投资不断下降,8月份非金融企业的新增短期和长期贷款都是负数,说明ROI还在继续下降。此时,央妈继续放水会形成什么样的效果哪?原来民间持有的是具有高信用的货币,而央行现在注入的是低信用的货币(经济生活已经不能给他们注入充足的信用),这会拉低总体货币的信用水平,最终导致货币贬值,所以,一众干儿子们只能是落荒而逃,大呼:后妈太辣妈。

其实,行长大人也是清楚的,他在2016年3月22日至25日的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不能过度依赖货币政策。这句话或许可以解释说,金融危机后过于依赖货币政策。因为没有经济效率,印刷机中印出来的就是纸。

为了弥补经济生活中资本投资收益率不足的问题,管理层的高参们开始出馊主意,那就是用资产价格收益取代资本投资收益,手段就是通过拉高股市和楼市来实现,同时又可以给财政增收,只要涉及到增收,这种套路就是难以拒绝的。但是,拉升资产价格虽然也可以实现货币的增值收益,但这是庞氏骗局,并不能给货币注入信用,所以,现在陷入了尴尬的境地。随着生产要素价格的不断上升(这是资产价格不断上升的结果),企业加速破产,而货币贬值的趋势依旧持续(因为资产价格的旁氏骗局并不能给货币注入信用)。

所以,从2015年开始,洋鬼子集中开始加速打包回家,土老板们即便背井离乡,也要出走。

2012年,我说过几件事,其中一件是能源行业将出现倒闭潮,可当时,正是煤炭行业大肆扩张的时期(一些企业甚至进行海外并购),原油行业在2012-2013年也在国际上不断攻城略地,以中海油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的151亿美元交易最为典型,在这些过程中投入的都是天文数字的外汇储备,到现在,这些天量投资的结局已经很明显,很多都成为了坏账或低效投资,就不必多说。现在,国内企业基于境内资本投资收益率低和货币贬值的双重压力,为了出走,不断到海外并购美元和欧元资产(国企为主,民资为辅),如果中国化工集团430亿美元天价併购瑞士农药转基因巨头先正达取得成功,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典型案例,这些资本收购也很难逃脱石油行业在海外并购的下场。原因在于,欧美都处于历史上的低利率时期,所有的资产价格都在高位;全球需求不足,让这些资产拥有很高的泡沫水平;随着未来美联储政策的转向,这些投资要么成为坏账,要么效率非常低,与日本在广场协议之后所收购的美元资产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之所以形成这样的局面,依旧是国家的管理问题,在境内,资本没有投资机会,又面临贬值的压力,只能出走,可是,资本要出去,就必须进行投资,如果境内企业将人民币资本转换成外汇资本到境外而不进行投资活动,外管局就不会同意,这就逼迫这些企业在现在的价格位置进行海外投资,也就必然形成低效投资,面对潜在的坏账威胁。

有句俗话,叫做侠之大者为国接盘,如果为世界接盘,就更是大侠。

这种战略的水平高低怎么衡量?或许只能称呼为没战略。

能源价格高的时期,不断进行海外并购;欧美资产在价格高位的时候,国内企业又大肆进行海外并购,结果就会让外汇储备的使用效率很低甚至负效率,最终,国家的外汇支付能力被不断削弱,也就无法应对外资出走之所需。造成这种窘状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僵化的管理机制。这很可能会形成两个后果:第一,资本出走和外汇支付能力不足之间的冲突,容易带来国际上主要国家之间关系的恶化,比如,如果美资无法完成出走,估计美军不会袖手旁观,军事局势就会不断紧张甚至走火。所以,未来的军事对抗很难避免;第二,当这种资本冲突不断加剧之后,管理层就有可能走向限制居民的人民币资本流出或购买进口商品。因为经济效率已经很低,投资收益低,但又必须应对就业和财政等问题,经济就必须走向国有化。所以,国有化的趋势不可逆转。

这个问题一直装在脑中,但懒得写出来。之所以今天讲述上述问题,是希望国家管理者正视并解决这些问题,核心是提高效率,唯有提升效率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如果无法解决上述问题,军事化、国有化,就是未来的核心内涵,这涉及到民企经营、就业和投资等活动。当然,如果你有这样的能力,更可以向华为学习,他刚刚公告了海外(印度)的投资建厂计划。

未来,道路是清晰的。

注:我经常说,大家继续观察,上述内容就是观察的方式,观察不是看热闹,而是透过现象观察内在本质的运行轨迹。

比如:CDS大家讨论的很热闹,他的全称是信用违约掉期,这个社会有信用机制吗?如果这个社会没有信用机制,那CDS就没有生存的土壤,因为一张合同的价格和风险,必须由独立的第三方机构来完成评估并给出数据,作为交易的基础,可是,在权力老大的笼罩之下,准许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存在吗?这有点开玩笑的性质。同时,这涉及到三方,如果市场良好运行,就需要其中的任何一方保持职业操守(如果任何一方不能不保持,法律就必须介入给予公正的制裁,这需要独立的司法机构监督),其中的两方不能合伙出老千做掉第三方,可在神州的土地上,如果不出老千,似乎只有傻子和幼儿园的儿童。

一句网络用语使用在此非常贴切——然并卵......

或许,就是又一个出老千的场所而已,和股市的含义一样。

即便运行起来,它也是中性的,无所谓利多利空,如果可以形成市场规模,也不过是给给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了一个对冲风险的场所而已。

作者:如松

原文标题:干儿子为何上演大逃亡

凭栏:海外重回放水,中国盯向汇率 环球经济

凭栏:海外重回放水,中国盯向汇率

文:凭栏欲言 上周的全球股市连续下行,昨夜,美国财长姆努钦支持美联储紧急降息,高盛预计美联储降息50个基点。3月2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作出宽松表态,美欧日轮番作出表态。 3月3日上午11:30,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