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危机终于来到了“身边”

  • 1,752

我们的北边邻居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据彭博社发布报道称,蒙古财长Choijilsuren Battogtokh周四在一次全国性的电视讲话中表示:“我们正处于一个深度的经济危机状态。” 他表示:“我们已经进入到一个我们已经无法支付财政工资和政府各部门运营成本的状态当中。” 根据估算蒙古面临的预算赤字为26亿美元——约合该国GDP的21%,而该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率今年达到了78%,高于55%的目标水平。此外,蒙古央行的净外汇储备仅4.29 亿美元。

如松:危机终于来到了“身边”

如松在以前说过,任何一国的汇率如果出现危机,最主要由三个因素所决定;第一是财政收支状况;第二是国际收支平衡;第三是通货膨胀水平。财政是最重要的,货币危机实际上就是财政危机,也就是经济已经负担不起政府的运行成本。

蒙古货币图格里克是非自由兑换的货币,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是如此,有利于各国政府通过行政手段控制本币的名义价值,这是分析问题的基础,所以,上图中图格里克兑美元的贬值幅度是不真实的,只是ZF控制的名义汇率。

其一,蒙古国持续财政赤字。2014年,蒙古国财政赤字共计8079.9亿图,约占GDP的3.7%。要注意的是,2014年上半年的赤字还仅仅是2000多亿图,下办年开始,财政赤字出现恶化的局势。但2014年3.7%的水平仅仅是危险,尚不足以引发经济危机和货币危机。

2015年,蒙古财政赤字11632亿图,占GDP的比例为5.02%。以前如松多次强调,对于发展中国家,4.5—5%的财政赤字率就等于鬼门关,这预示着蒙古的未来很不乐观。

该来的马上就来了。

2016年第一季度,蒙古国财政总收入为10952亿图,较去年同期减少10.8%;财政总支出为17109亿图,较去年同期增加24.6%;财政赤字6157亿图,是去年同期的近4.3倍,财政状况继续恶化,蒙古爆发现在的经济危机,毫不意外。

伴随蒙古财政恶化的自然也是经济增长速度的不断下滑。从2012年的12.3%和2013年的11.6%,回落至7.8%(按2010年不变价格核算),到2015年进一步下降为4.2%(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2.3%)。

到此,大家就可以明白,为何媒体和官员们不断强调某国的经济是L型走势,因为在今天的水平上(现在的经济增长在6.5—6.7%之间,尚不如蒙古2014年的水平,何况,这其中的水有多深,实在难以猜测),如果经济增长出现跳水,面对的将是沉重的财政危机和经济危机,大家的肚子里面都有数。

可是,面对民营投资增速的不断下滑,除了住户贷款之外,其它新增贷款已经消失,实际经济增长很不乐观,L型是很难完成的任务。

某国的跳水队一贯是世界强队,跳水的技术也是一流的,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些动作,倒也不会吃惊。

其二,国际收支。2014年1月,蒙古外汇储备是13.17亿美元;到2014年年底,外汇储备共计16.50亿美元;到2015年11月底,外汇储备余额为14.59亿美元。2014年12月,美元兑蒙图的平均汇率为1:1883.0,同比贬值12.4%;到现在,美元兑蒙图约为1:2130。这与南京国民ZF时期几乎是一样的,未来,很多国家都很可能上演一样的一幕,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是,通过管制维持外储规模并不代表自己的国际收支是平衡的。2015年,蒙古与世界147个国家和地区贸易总额为84.67亿美元,同比减少23.1%。其中,出口总额46.70亿美元,同比减少19.1%;进口总额37.97亿美元,同比减少27.5%;贸易顺差8.72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1.6倍(这有助于外储的增长)。虽然ZF通过限制进口、限制本币兑换等措施,维持自己的外汇储备,但是,进出口持续萎缩特别是出口萎缩的情况下,通过限制本币的购买力维持的仅仅是表面的国际收支平衡,本币贬值通过一系列“限制的过程”展现了出来,也就是说,这些“限制措施”本身就代表了自身的国际收支平衡被打破,只是没有显示在外储的数字上而已。

这里需要说明一个概念,一个货币如何展现自己的信用?第一,可以购买更多的商品(商品价格下降),信用上升,否则就是信用下降,这就是CPI的设计原理;第二,当一种货币可以购买更大范围的商品后,信用上升;否则,如果一种货币所能购买的商品范围越来越窄,这种货币的信用就是下降的。而那些限制购买进口商品和外汇的手段,本身就代表这种货币的信用在下降,限制的越严厉,下降的越多越快。

这是很多国家都在做的事情,期望通过限制进口、限制兑换来保护自己的国际收支平衡,但这些限制措施恰恰说明自身的平衡被打破了,通过本币可以购买的商品范围变窄展现了出来,这是本币的实际价值在下跌,此时,代表本币实际价值和汇率的将是黑市(所以需要严打黑市和地下银行,如果没有黑市,最终也会一次性爆发,就像前苏联)。

2015年11月底,蒙古外汇储备余额为14.59亿美元,可半年多以后的今天仅仅是4.29 亿美元,或许蒙古在过去一段时间在抛售外储弥补财政的需要,是蒙古货币的币值还在相对稳定的原因(估计不是外资出走的原因,对于蒙古来说,如果外资以这样的幅度出走,货币的贬值不会如此温和,归还外债也是如此),当外储被消耗殆尽之后,就只能印钞,这就是灾难。

其三,通货膨胀。2013年10月,消费价格指数(CPI)较年初增长9.7%,同比增长10.8%。2014年,蒙古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增长11.0%;2016年3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较去年同期上涨1.7%。蒙古是典型的通胀型经济,在经济高增长的过程中,一直维持很高的通货膨胀水平,高通胀水平意味着货币的低信用水平。当通胀下滑的时候,财政迅速破产,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

有些国家的价格体系是以资产价格展示出来的,CPI的意义很低(公布的CPI指数本身就与实际情形相差甚远,再经过不断地润色,就更没意义),当资产价格暴跌的时候,财政也会破产,汇率也会暴跌,进而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与蒙古的轨迹实在没什么不同。

蒙古的模式,就是一种带有普遍意义的模式,经济增长是一种通胀型经济的模式,寄托于价格因素的不断上升(这个价格因素可以是大宗价格也可以是资产价格)。通过货币非自由兑换操控汇率;在经济下滑特别是出口下滑时期,通过货币管理和限制进口的措施来保护自身的国际收支平衡,等等,实际上这些措施都是徒劳的,虽然维护了自身的外储规模,有利于ZF权力的实施,但无法回避自身的汇率问题,更不能解决自身的财政问题,使自己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

任何财政危机、货币危机的根源就是政府的管理成本超过本国经济所能提供的税赋,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高通胀(意味着高的铸币税)、现在不断扩大的财政赤字,都在佐证这一点。所以,对于那些官僚机构膨胀,财政支出效率低的国家来说,蒙古就是一个大课堂。

未来,随着蒙古财政走向破产,本币的实际汇率必定出现飞速下跌,即便实行各种管制(外汇管制和物价管制)也改变不了实质,如果强制管制外汇和物价,就看什么时候一次性爆发而已(但不会很长,看看2013-2015年的委内瑞拉就清楚了)。除非有大财主出资援助,然后进行手术刀式的体制改革,才能避免灾难性的结局。

蒙古的模式就是一种在发展中国家中相对普遍的模式,未来,很多人都会在这个“大课堂”中上课。

作者:如松

路财主:2021,万物暴涨 经济杂谈

路财主:2021,万物暴涨

就资本市场来说,2021年的开局太好。 美股大涨,原油大涨,港股大涨,A股大涨,房价大涨…… 当然,还有比特币更是大涨而特涨。 涨,当然都有涨的理由。 美股,是因为民主党横扫参众两院,拜登上台,市场憧...
凭栏:拥抱系统性危机 经济杂谈

凭栏:拥抱系统性危机

文:凭栏欲言 10月28日,欧美股市、贵金属和原油,一起崩盘,原油一度跌超6%。 而上证走出独立行情,午后翻红。 01 恐慌频现 2020年3月份、6月份,全球资本市场都曾不同程度的发生恐慌。9月份,...
凭栏:信仰缺失与内卷化 经济杂谈

凭栏:信仰缺失与内卷化

文:凭栏欲言 似乎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商业社会的信仰就是“钱”,或者叫“金钱信仰”。 “金钱信仰”这个词似乎沾满了铜臭味,尤为中国传统道德所不齿;然而正如传统儒教道德理论与实践脱离一般(程朱理学存天理灭...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