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信仰缺失与内卷化

  • 782

文:凭栏欲言

似乎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商业社会的信仰就是“钱”,或者叫“金钱信仰”。

“金钱信仰”这个词似乎沾满了铜臭味,尤为中国传统道德所不齿;然而正如传统儒教道德理论与实践脱离一般(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道德说教与现实实践彻底脱离),道德上的鄙视感无法战胜身体上的诚实,追逐金钱如蝇逐臭,少有例外,包括笔者。

01

金钱信仰利弊参半

然而人之逐利天性使然,占据道德制高点对“金钱信仰”作出鄙视姿态似无必要,人性逐利没有什么好隐晦的,这与人有起码的道德感也并不冲突。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市场经济的成功也已经证明了“金钱信仰”的可取之处。市场经济的一大精髓就在于可以将人的贪欲转化为社会前进的动力,“金钱信仰”在市场经济模式下可以发挥极强的正面作用,但这并不代表“金钱信仰”是完全无害的。

市场经济的一大问题就是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供给,却不会顾及供给是好是坏。

假使有人希望有一种“万能药”可以包治百病,那么市场就会出现万能药的供应,各种包治疑难杂症神奇植物配方药品就会充斥市面。万能药并非只有非法的,还有合法的。

有毒品需求,就会有毒品供应,这当然是非法的;

疫苗需求,真真假假的疫苗消息就会成为上市公司的利好,利好消息可以把烂股票卖出黄金价,这却是合法的万能药,这正是当前社会市场经济的常态。

合法万能药出现极其容易招致社会整体性跟风模仿,这会降低社会道德感、摧残社会凝聚力,严重时则直接导致社会崩溃(系统性风险),从而最终摧毁市场经济生存的基础,诱发市场经济的倒退,比如193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就伴有市场化的严重倒退。

很多研究将美国大萧条的原因归结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并根据这些原因提出了很多解决办法,实际上都是买椟还珠),而笔者认为,根本原因就是市场环境下道德的下降(蓄积系统性风险),这是市场经济的顽疾。

市场经济固然是有效率的,但市场经济本身却会不断的试图摧毁道德环境(法治是道德的下限,市场经济也会不断的试探法律的底线),然而成功的市场经济却比传统的小农经济更加需要高道德环境,这是一个悖论。

市场经济强调分工,一旦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导致整个链条断裂(比如芯片),这导致市场经济比小农经济具有更高的尾部风险(系统性风险),格外需要高道德环境约束来降低尾部风险。而小农经济具有自给自足特性,本身具有较低的尾部风险,对道德环境的要求更低。

这里需要格外强调一点,并非只要是市场经济就会成功,正如民主与自由!

PS:当前各国救市政策不可能取得成功,因为救市行为本身就是在纵容道德风险,鼓励对系统转嫁风险,也就是前文所说的市场经济不断的在试图摧毁道德环境。这是一种完完全全的饮鸩止渴行为。

02

信仰的价值

“信仰”的存在则会减少系统性风险的发生。

笔者在《凭栏:系统崩溃的必然性》一文中,已经详细解释了,个体风险可以向系统转嫁来完成收益与风险的不匹配,进而博取个体最大利益。这就决定了,“金钱信仰”先天具有将个体风险转嫁给系统,放大(个人短期)收益的欲望,这与人类进化历史中,信仰的存在是为了降低系统性(种群长期)风险完全相反。

这就决定了“金钱信仰”与“信仰”是有本质区别的。

哈耶克说,民主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而非最终目的;同样,“信仰”也只是一种做事的方法而非最终的结果,“信仰”决定了可以接受和不可接受的做事方法

信仰在长期历史发展中多数是指宗教信仰,宗教信仰在发展过程中,总会多多少少的掺杂一些糟粕思想以实现阶层利益,但无法掩盖信仰(涵盖宗教信仰)多数具有高道德要求这一特点,信仰的存在让人以一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方式,自动减少对系统具有破坏性的做事方法,从而改善长期结果。

“金钱信仰”则相反,具有不断试探道德下限的动力,从而恶化长期结果

活着是最大的胜利,据研究地球上99.9%的曾经存在的物种都已经灭绝,而人类却成为地球霸主,这中间当然是具有某种进化竞争优势。

有记载的人类进化史始终伴随着道德及信仰,就是因为信仰规范了个体道德和行为准则,减少了危害系统的行为发生(甚至激励个体主动承担风险来降低系统风险),从而减少了系统性风险的发生,赋予人类极强的对外竞争力。

而在人类不同种群之间的竞争中,那些缺乏信仰的人类群体(或信仰不具有高道德要求),种群已经被进化所淘汰。信仰缺失带给种群的并不仅仅是迷茫,而是对外竞争力的消失。

信仰对于结果的改善,并非是由某个神赐予,而是因为群体在对信仰深信不疑的过程中,有所为有所不为,从而减少了群体系统性风险的积累,提高了社会经济长期表现,从而在种群竞争中逐渐扼杀或同化其他种群。

经济学家杨小凯在谈及信仰时认为有些宗教对经济起着阻碍作用。但像基督新教,对经济发展,对社会和平和公正秩序起着促进作用。新教信仰为抑制道德下降做出了贡献,从而与市场经济需要高道德环境相匹配,进而激撞出灿烂的火花。

03

信仰缺失与内卷化

自然物种存在种群内竞争和种群外竞争,人也如此。种群(国家)竞争存在对外竞争和对内竞争,而信仰及道德主要作用于提高种群对外竞争能力,而非提高个体对内竞争能力。

恰恰相反,在一个高道德(或有信仰)的对内市场环境下,道德低的个体具有更低的道德成本,从而具有更高的个体的竞争力。

失去了信仰的约束,个体为了提高竞争力就有降低道德的诉求,劣币就会驱逐良币,最终加速了信仰彻底消失,进而道德沦丧。

全球化市场经济条件下,信仰缺失会导致经济上的后发劣势,种群对外竞争能力渐显疲竭,种群(国家)的对外竞争能力随着技术红利消失而受到压制,进而波及个体竞争,导致个体内卷化竞争加剧。

个体在惨烈竞争中唯恐掉队,不惜一切手段强化自我竞争能力,其中就包括降低道德成本和向系统转嫁风险,这种行为诱导模仿,加速驱逐道德和信仰,加剧社会系统性风险积累,影响种群对外竞争能力更显低下,反过来加剧内卷化竞争。

信仰缺失与内卷化竞争,一个恶性反馈链迅速形成!

END

路财主:2021,万物暴涨 经济杂谈

路财主:2021,万物暴涨

就资本市场来说,2021年的开局太好。 美股大涨,原油大涨,港股大涨,A股大涨,房价大涨…… 当然,还有比特币更是大涨而特涨。 涨,当然都有涨的理由。 美股,是因为民主党横扫参众两院,拜登上台,市场憧...
凭栏:拥抱系统性危机 经济杂谈

凭栏:拥抱系统性危机

文:凭栏欲言 10月28日,欧美股市、贵金属和原油,一起崩盘,原油一度跌超6%。 而上证走出独立行情,午后翻红。 01 恐慌频现 2020年3月份、6月份,全球资本市场都曾不同程度的发生恐慌。9月份,...
时寒冰:大危短牛 经济杂谈

时寒冰:大危短牛

疫情飞速扩散,让特朗普政府已经无可奈何,以近乎无为的心态应对。对股市则是另外一种态度,恨不得股票天天涨。 当问题无法解决的时候,就剩下两个办法:一个是想办法掩盖问题,另一个是解决指出问题的人。当然,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