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警惕战争给资本市场带来的变数

  • 1,655

一直以来,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美元的利好之一,因为军费支出过大是美元可以走强的压力,结束阿富汗战争就会大幅压缩美军在海外的军事支出,这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也曾经谈到具体的数字。

美国今天的债务率处于很高的位置(约104%),而且贸易逆差在最近几年未见根本性好转,去年的外贸逆差为5002.25亿美元,这是四年来的最高水平。这意味着本国生产还未能有效进行进口替代,也就意味着财政收支还未出现根本性改善。此时,最需要的是休养生息,无论奥巴马从阿富汗不断撤军,还是川普的孤立主义政策,都是这一财政和债务状态下的必然选择。班农也认为不应该在境外进行更多的军事征战(它实际是主张贸易战、经济战),将阿富汗战争任务交给私人承包商,这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

如松 : 警惕战争给资本市场带来的变数

但是,随着班农离开白宫,似乎美国的对外政策开始出现转变:

第一,8月21日,特朗普公布阿富汗战争新战略,一改竞选期间主张迅速撤兵的立场,声称美军有责任留守当地歼灭恐怖分子。他表示,美军在打赢伊拉克战争后仓促撤兵,导致当地出现“权力真空”,令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出现及壮大,因此美方绝不能在阿富汗重蹈覆辙,让塔利班或“伊斯兰国”等乘虚而入。其实,最根本的问题是,如果美军从阿富汗撤出,印度将无法独自支撑南亚甚至中亚的局势,因为其它大国必然会趁此进入阿富汗,巴基斯坦就可以全力南向,伊朗也没有了来自东边的压力,南亚、中东地区的地缘局势可能会马上失衡。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比伊拉克问题还要严重。

这就是阿富汗这一亚洲心脏的特殊性(见前文)。加强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可以打压巴基斯坦和伊朗,对中亚五国施加压力,有力地支持印度,保持地区相对的均衡。

美国官员透露,特朗普已同意国防部长马蒂斯增兵近4000人的计划,驻阿富汗美军将从8400人增至逾12000人(高峰时约10万人),这意味着阿富汗战争将继续下去,驻阿富汗美军的军费支出将增加。

第二,就是乌克兰局势。

东乌克兰战争爆发后,乌克兰装甲部队在与东乌武装交战中损失惨重,大批装甲部队被临时组织起来的东乌武装击毁,甚至遭到炮群火力覆盖。这是很难想象的,很明显,尽管俄罗斯方面不承认,但俄罗斯给东乌克兰武装的支持有目共睹。

一些图片上显示,东乌克兰武装中居然有俄罗斯最新型的T-72B3主战坦克(部分美军将领认为,在乌东战场上集中了俄罗斯一半的主战坦克),这是T-72主战坦克的最新型号,仅装备俄罗斯陆军,尚未出口给其他国家,乌克兰陆军也就没有这种型号的主战坦克,乌东武装也就根本不可能从乌克兰政府军缴获,因此,这成为俄罗斯军队进入东乌克兰的重要证据。

在2014年开始的乌克兰战争中,鉴于东乌克兰武装有俄罗斯方面的强力支持,乌克兰政府曾向北约要求进行军事援助,不过,鉴于当时奥巴马疲软的对俄政策,美国给乌克兰方面的军事援助十分有限,只是一些军用口粮、夜视仪和防弹衣等,美国没有从根本上进行军事援助,以提升乌克兰军队的实际战斗力。

但《华尔街日报》此前援引美国官员的消息称,美国五角大楼和国务院已经制定向乌克兰供应反坦克导弹和其它武器的计划。目前还没有白宫通过该计划的消息。但俄罗斯方面却报道称,乌克兰军队中已经出现了美军的杀伤性武器,主要是反坦克导弹。这很可能意味着美国在乌克兰战场上所采取的军事对策的一个重大转变。

虽然美国是将导弹出售给乌克兰,但以今天乌克兰的经济形势,很难做到完全付款,更可能是欠账。

至于欧洲有些政治家反对美国在乌克兰的这一做法,却也在情理之中,主要缘于两点:第一,欧洲国家普遍地域狭小,经济增长的内部腾挪空间不大,更严重地依赖全球市场。如果乌克兰局势继续激化,很可能让东西方的关系进一步恶化,损害全球市场,让自己的经济陷入困境。何况,欧洲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依旧严重,乌克兰军事局势继续恶化,有可能会让俄罗斯和欧洲大陆在经济上两败俱伤。第二,欧洲实际上一直都在美国的保护下(北约),谋取自己的经济利益,到今天它们依旧不想承担自己的责任,这从很多欧洲国家并不想落实北约成员国军费占GDP2%的目标上清楚地表现出来。所以,欧洲已经不是以往的欧洲,倒与二战之前英法的绥靖主义非常想象。

美国这些海外军事政策的转变对美元的未来有直接的影响,无论奥巴马还是川普竞选时期,美国进行军事收缩的态势是非常明显的,这有利于美元。但是,现在川普已经改变了竞选时的既定方针(至少是部分改变),采取更多地对亚欧的军事局势进行干预的策略(当然这与欧洲国家有关),必定让海外军事支出再次膨胀,虽然这些都是小规模的军事支出,不足以影响美元的大局,但这种政策取向给美元带来了不确定性。

从全球经济大局(美国实现能源自给是核心内容)和地缘政治军事大局来看,在今天的位置上不必过于看空美元,但美国这种海外军事政策的不确定性,对美元未来走势的影响也必须关注。

时寒冰:说说俄乌局势 经济杂谈

时寒冰:说说俄乌局势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从前苏联继承了先进的军事工业、研究机构、核武器以及各种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其军事实力可以排在美、俄之后居世界第三。 西方国家开出各种条件,力劝乌克兰销毁核武器。1994年12月5日,安...
路财主:人类货币政策的尽头在哪里? 经济杂谈

路财主:人类货币政策的尽头在哪里?

人类使用货币,已经有大约5000年的历史。 不过,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人类的货币都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贵重金属铸币,一个负责任的国王、皇帝或城邦管理者,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铸造足够数量的足值货币,除此之...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