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权LI社会,如何保护自己的财富?

  • 2,240

中产是个进口词汇,本人也偶尔用过,不知道大家想过没有,什么条件下才能产生并存在中产?

我一直认为,一些国人根本就不明白那些“进口”词汇所代表的内在含义,只是鹦鹉学舌,搬来卖弄,中产这个词汇就是典型的例子。

如松:权LI社会,如何保护自己的财富?

为了不得罪别人,这些事儿就不深究,到国外去看看。

我们到遥远的阿根廷溜达溜达,传说那里风景不错。

首先说明,在下面说到的阿根廷当时的情形,在很多国家都曾经出现过,不是什么特例。比如:二三十年代的俄罗斯(苏联),上世纪后期的巴西,三四十年代的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一战与二战之后的欧洲很多国家,苏联解体之后的部分东欧国家,等等,这是一种普遍现象,决定他们出现这些现象的是自身的文化和体制,无法逃脱。

1975年—1990年的16年间,阿根廷的通货膨胀异常“稳定”,除了1986年的通货膨胀率为90.1%之外,其余年份均在100%以上,这意味着阿根廷比索的购买力每年下降一半以上。

1975年初,阿根廷最大面额的纸币为1000比索,到1976年底,最大面额的纸币为5000比索,1979年初,为10000比索,1981年底,面值达到1000000比索,大家基本上都是百万富翁了。

1983年阿根廷进行第一次货币改革,1阿根廷比索(Pesoargentino)可以换10000旧比索。

1985年阿根廷进行第二次货币改革,1austral(奥斯特拉尔)可换1000阿根廷比索。

1992年阿根廷进行第三次货币改革,令1新比索(可兑换比索)代替10000australes。

三次改革,相当于每次将货币的单位扩大了1万、1千、1万倍,实际上,基本意味着将前面的货币购买力清零。在此,或许很多人不清楚,举例来说:假设一个人的月工资是10000块,83年前,你存有1000万,1000万相当于1000个月的工资,无论怎么说都应该属于中产的范畴。但是,83年的改革之后,假设月工资还是1万(也可能隔几个月或一两年后,达到这个水平,这不是问题所在),你原来1000万的存款变成了多少?就变成了1000块,只相当于三天的工资,此人就不再是中产了。

那么,我们看看此人为了保卫自己的中产地位,有什么办法?

第一是开工厂。货币如此贬值的时期,开工厂就相当于做慈善,这个原理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说过,所以,这个想法,打住!

第二个是买外汇(黄金等同于外汇,下同)。最近几个月阿根廷的政策是否有变化,不太清楚。去年以前的十几年一直是外汇管制的,持有外汇非法,所以,这种想法,打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通胀如此严重,货币贬值如此快速,货币兑换也必定遭到管制,这也是一般规律。

第三种是买房子。房子的价值是人口结构和人口流动决定的(我知道很多人现在不同意,但很快就会同意),如果人口持续流入一个城市,带来需求上升,房子可以实现保值增值。可是,通货膨胀不断持续的时期,人流是往乡下跑的(工业企业加剧倒闭,用工下降,物价高昂,人们承受不了城市的高生活成本,等等),所以,买房子的想法,也打住!

第四种是买土地。按我了解,阿根廷是准许私人拥有土地的,所以,阿根廷这么多年来,虽然不断地倒腾,但一直是农业国,原因就在这里。因为如果你要在阿根廷生活,又不想自己辛苦赚的钱变成纸张,你只能变现成土地。当资本永远流向土地的时候,它不是农业国又能是什么?

第五种,商量商量,明天给阿根廷的宪法改一改,将土地全部改为国有,不准许私人所有。那么,所有想把货币变现成土地的想法就破灭了。

到此,当阿根廷换币的之后,没有中产,只有WUCHANJIEJI!三次换币,货币贬值一千亿倍,即便你原来是千亿富翁,到头来依旧是WUCHANJIEJI。另外就是极少一些掌握权力的人,权力就成为唯一的财富。

权力主导的社会,最终都会带来纸币肆意贬值(这个原理不再多说)。如若土地、外汇等资产属性的东西不准许私人持有(或准许私人持有但不能得到完善的保护。这也是必然的,因为在这样的社会中,权力大于法律),也就诞生(而且只能诞生)WUCHANJIEJI。我相信,很多人学习过WUCHANJIEJI这个词汇,但不知道真正学清楚的有多少。

英国光荣革命之后,通过了《国民权利与自由和王位继承宣言》,内容并不多,只有短短的十三条,但却被认为是资产阶级划时代的大事件。主要内容就是两方面:第一,限制国王的权力,约束国王的实际统治权,在1、2、4、6条中体现;第二,保证议会的立法权、财政权、司法权和军权等,包含在8、9、13条中。涉及到财产方面的原则就是说:司法的权力大于国王的王权,法律至上;然后,财产权通过法律来保护起来。这就形成了真正的私有财产,在此之上才会出现所谓的中产。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社会不能通过法律约束权力,也就无法真正实现土地、外汇的有效占有、也就无法建立流通货币的信用,就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也就无法诞生中产阶级,只能产生WUCHANJIEJI。

这样,大家也就可以理解,为何发展中国家的某些人(包括TAN GUAN)都拼命将自己的财产转移到加拿大、澳洲、瑞士银行等地,因为这些国家有很完善的私有财产的保护机制,存在私有财产。而有些发展中国家的土地上,权力肆意横行,只能存在WUCHANJIEJI。今天你掌握了权力就拥有一切,别人全部是WUCHANJIEJI;明天他掌握了权力他就拥有一切,别人还是一样。

任何国家的人们,总希望保持自己的财富,这是天性。至于具体办法,TAN GUAN和“里家成”都告诉的明明白白,这是不需要问的。除此之外,阿根廷有一种叫做“床垫绿钞”的东东,但这属于小偷小摸性质的做法,也属于没办法的事。当然,有形的之外,还有一种无形的,它的名字叫做“智慧”,其实,如松一直希望与大家探讨的就是这一块的内容,因为,只要是有形的财富,本质上都是权力的战利品。

原来写过一篇关于“算盘”的文章,当时有很多人不理解,没关系,估计约2年后的现在很多人认识的已经很深刻。今天的短文虽然很短,和算盘有一比,这些内容任何课程都没有人会告诉我们。现在不理解甚至拍砖都没关系(本人也欢迎),两三年后,自然会有人深刻地理解这篇文章的内涵。

有人问:怎么保护自己的财富?我只能写下以上理论文章,不同的社会有完全不同的做法,比如,阿根廷和美国肯定不同,剩下的只能自己去琢磨,不便说太多。

中产、中产,哈哈、哈哈。

作者:如松

原文标题:面向中产的“微笑”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