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经济的窥探——为何人活得不如狗已成常态?

  • 2,486

文:凭栏欲言

 

从来没有那个时代,宏观经济距离个人目光如此之近。很多人都在迷茫,世界经济将走向何方?中国经济将走向何方?

 

迷茫的焦点,却在于个人命运将走向何方?历史的一小步,就是个人的一生。

 

01

是时候多了解一点宏观经济了

 

人的一生,相对于历史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这决定了个体的绝大多数的时间,是不会、也无需关注宏观经济的。除非碰到历史进程加快的转折点。

 

转折进程中,宏观环境的剧烈波动将严重影响微观个体,迫使个体将关注的目光盯住宏观数据,试图预见宏观环境对个体小环境的可能影响,或者更进一步,试图窥见命运的蛛丝马迹。

 

周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心中国三季度经济数据。

 

然而决定宏观经济的,经济因素只是表象。社会秩序,或称为制度,才是内核。

 

经济的潜力相当容易耗尽,能催生经济继续不断增长的,唯有制度的变革。

 

02

如何活得人不如狗?

 

凡是对社会科学之类的学科稍有研究,就会发现有一个问题是跨不过去的坎,即选择如何做出?

 

譬如,经济学的出发点就是人之自利。即以人之自利性来解释个体为何做出如此选择,并以此为基点,来推导预见未来

 

这将面临一个基本的问题,人为什么要组成社会?理解清楚,或有助于窥探社会未来的走向。

 

或者进一步,由生及死是不可避免的,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或者更进一步,基本吃穿不愁,为何没有很少人会选择轻松一点的生活?宁愿累的像狗一般活着?

 

以基因淘汰来说,求生欲望低的人已被自然选择淘汰,剩下的都是有求生欲望基因的,活着就是基因的终极目的。或者说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

 

但基因延续的手段却是生存和繁衍,更好的生活和更优良的繁衍。

 

生存主要源于纵向比较,人追求比历史更好的生存环境。但繁衍竞争却源于横向比较,以比同辈更优越的条件来竞争繁衍权,为后代创造相比同辈的更优条件,来延续基因。

 

横向比较决定了,好面子、妒忌等心理的必然性,和同辈压力存在的必然性。这一点每个中国人应该感受很深,买房似乎已经是结婚的前置条件,这源于横向比较对繁衍资源的竞争。

 

同辈压力的横向竞争决定了哪怕个人纵向的生活水准大有提高,但只要别人提高的更快,压力也会迫使个体奋起追赶,哪怕累的像狗。

超越经济的窥探——为何人活得不如狗已成常态?

这决定了,贫富差距越大的社会,人活得不如狗的可能性越大,跟是否温饱无关。

 

03

道德如何产生

 

经济的本质是交换,交换的前提是聚群,没有聚群,交换何来?

 

但人为什么要聚群?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认为:“我认为人类曾达到这样一种境地:在自然状态下威胁它们生存的障碍之大,已经超过了每一个人在这种状态下继续生存所能运用的力量,因此,原始状态已不可能再继续存在。如果人类不改变其生存方式,就会灭亡。”

超越经济的窥探——为何人活得不如狗已成常态?

生存压力促使人类聚群,形成国家。多人协作促使生存压力变小,生存条件更好,这也是经济学研究的目的。

 

但这种聚群,并没有解决繁衍压力,反而放大了繁衍压力。请注意,繁衍压力来源于同辈比较。人类聚群后,总会形成一部分得利阶层,优势阶层会占据更多的繁衍资源,导致其他阶层繁衍竞争压力加大。此种欲望(根植于繁衍竞争的资源占有欲)放大扩展,还会形成对他人基本生存条件的侵占,最终导致社会崩塌,千年轮回,从未改变。古语有云:“不患寡而患不均”,源于繁衍压力。

 

这导致社会秩序(尤其是繁衍竞争上)需要道德性予以制约,自古至今,霸人妻女这种行为都为道德所不齿,但野兽显然并没有此种觉悟。

 

群体之所以形成此种道德观,无非是因为,放任此种行为会摧毁聚群的基础,使群体重新回归野蛮状态。

人之自然状态到社会状态的转换,产生了一种此前不具有的道德性,人不再是以动物本能指导自身行为而是替换为理性,以道德润滑群体协作关系。

 

04

生存与繁衍、效率与公平

 

维持群体凝聚,需要社会秩序,但社会秩序在满足人的两个基本要求——生存和繁衍上,是冲突的。

 

更佳的生存条件需要效率,而更小的繁衍压力显然需要公平,此处公平特指资源公平而非机会公平。生存和繁衍的冲突决定了,社会秩序没有最优,只能在不断的冲突中完善。

 

以目前的各国发展来看,自由竞争发挥效率,政治体制保障公平,缺一不可。但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社会,效率和公平显然有不同的优先层级。

 

哈耶克在《自由宪章》中认为,自发社会秩序(民风、民俗、宗教、习惯、民族、道德、法律等)不应被轻易摧毁,因其或在进化中达到了一种相对平衡。勒庞在他的《乌合之众》中认为:“对民族而言,最致命的莫过于对重大变革的狂热,无论这些变革在理论上多么美好。”

超越经济的窥探——为何人活得不如狗已成常态?

两位大师皆认为,社会秩序与民族不可分割。而宗教的地位在历史中格外重要,是因为它提供了一种额外的凝聚力和信仰,使得在不破坏社会基本秩序的前提下,社会矛盾的承受极限大增。理清思路的好处就在于,它提供了一种俯视视角,让我们理解社会秩序与民族不可分割并不代表着墨守成规,而仅仅是指“治大国如烹小鲜”,小火、慢炖、轻铲。

 

每当效率优先或者公平优先遭遇边际制约之时,社会的聚群力就会下降。1930年的西方国家显然遭遇了效率优先的制约,导致社会具有公平诉求,由此催生了纳粹德国。1990年的苏联却是遭遇了公平优先的制约,社会具有效率诉求。

 

遭受破坏的均衡需要重新寻找合适的均衡点,直至效率与公平再次寻找到合适的均衡点,群体凝聚力再次上升,社会信仰得以重塑,经济才能提振。这就是制度改革。

 

无疑,现代社会某些国家的贫富分化问题,或又将遭受到边际制约,迫切需要制度改革。

 

05

自由与民主

 

自由竞争,效率之源。重点却不在竞争,在于自由。有自由才有竞争,有竞争才有效率,有效率才有全社会更好的生存条件。

超越经济的窥探——为何人活得不如狗已成常态?

卢梭认为,人有两种自由:

1)     自然条件下的自由,或称野蛮状态下的自由。最自由却是最没有效率的方式。

2)     社会秩序下的自由,以社会秩序维持聚群,最大化个人能力。但又追求在社会秩序之下的最大化自由,也被称为法制之下的自由。法制下的自由才是效率之源,是生存条件进化之源。

 

野蛮状态下的自由是人之自由的底限,每当社会的聚群力就下降时,野蛮状态下的自由就趋向回归。法制之下的自由,就会有被野蛮状态的自由取代的迹象。

 

而经常被提起的民主,只是维护社会秩序之下自由的手段。民主是手段是工具,而自由是最终目的。

 

而自由这个最终目的之所以会在全世界持续得到推进(螺旋形前进,经常伴有倒退),是因为经济效率根植于自由。没有自由,则经济无效率,就会被别国欺凌。

 

但民主是工具,他并不总是发挥正面的力量,也可能发挥负面的力量,希特勒就是通过民主选票上台。这再次说明,民族和其社会秩序密不可分,民主应契合民族特性。

 

06

国家对抗的必然性

 

而不同的群体之间(国与国之间),基本上不存在繁衍竞争压力,人们极少会从海外同辈身上感受到同辈压力(或繁衍竞争压力)。

 

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或对抗,目标是单一的,就是纵向更好的生活。对海外的援助或合作,少部分是源于道德性外扩产生的人道主义情怀,但绝大多数源于对外合作可以给本国带来更好的生活,即利益。

 

国与国之间的合作,与一国内部的个体聚群后的合作,具有明显的差异。本国内部处于同一社会秩序之下,社会秩序具有必须性,这导致本国社会秩序必须兼顾公平和效率,否则就会产生反制。

 

但国与国之间并没有统一的社会秩序,合作显然没有必须性,可以只关注效率,不关注公平。

 

但只要是合作,最终必然会遭受公平性反制。譬如:美国所要求的贸易差额公平趋向,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所流露出的反抗美国货币霸权意图。

 

而国是全体公民凝聚出的一个道德人格(卢梭语),代表了这部分群体的利益,这导致一旦外部反制环境形成,即喻示着合作无法继续提供收益。各国就会为本国利益,竞相对外输出危机,由合作转向对抗。

 

统一的社会秩序(全球一国化趋势)来兼顾世界合作的效率和公平是一种解决问题的途径,而另一种选择则是国家对抗时代

 

如非人类毁灭危机,似乎很难让各国主动交出主权。两选一,我认为是后者。即国家对抗时代。

 

07

脉络线

 

本文脉络线:

微观经济——宏观经济——社会秩序(生存和繁衍矛盾)——国际秩序(公平性缺失下的失衡)。

 

横观世界,国际秩序失衡和内部社会秩序(效率与公平)矛盾已经泛化,这决定了整个世界的宏观经济持续下滑走向已经既定,将传递给微观经济。

 

这并不会因短期扰动因素(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等)改变,而需要经济上的债务出清和社会秩序上的矛盾平衡再次重构。

 

单纯的债务出清将产生社会秩序与经济的杀跌循环,导致野蛮时代回归趋势。见历史文章《道德与经济的反身性》。

 

两者同步协调缺一不可,社会秩序重构又是托底经济问题出清的重要保障。

 

END

凭栏:从市场到计划 经济杂谈

凭栏:从市场到计划

文:凭栏欲言 全球步入统一模式,印钞熨平经济波动,债务驱动型经济大杀四方。 疫情之后,美国一头给企业发钱保产能;一头给居民发钱保需求;中间大肆买入资产保资产价格。 美国特色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01 反...
路财主: 他说,美股年底会崩盘…… 经济杂谈

路财主: 他说,美股年底会崩盘……

前言 9月份,美国短期融资市场隔夜回购利率突然大幅飙升,一度创下历史最高值10%,一时间美元荒突然笼罩美国金融市场。 9月17日,纽约联储开启十年来的首次隔夜回购操作,原计划投放750亿美元,但由于技...
如松 : 谁是遍布世界的“公害”? 经济杂谈

如松 : 谁是遍布世界的“公害”?

作者:如松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下面也只是个人见解。 大家都知道在十月初美国短期利率曾上冲到10%,逼迫美联储需要持续向银行体系注入基础货币(就是央行扩表),在此要问一问,美国的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