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 650

这篇文章,将会从时间线上梳理丰县事件的始末。这里使用的每一个时间点上的事实,都会说明信息来源,并给出我判断真伪的依据。各位,你们必须知道的是,进行时间线梳理,是复杂事件判别真相的最佳方式,没有之一。下面我们正式开始:

1、1970年代末期(1977-1979年之间,没有准确时间),云南福贡县的一个傈僳族小山村里,小花梅出生。她的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到了亚古村,她因此在亚古村长大。这些信息来源于马萨等前调查记者赴当地实际探访并完成的《寻找小花梅》一文,这篇微信公号文章已经被删除,但网上被转载得满大街都是,强烈建议各位还没看过的同学去搜来看看。)总而言之,小花梅是非常纯正的傈僳族人,读过小学,整体文化水平大致介于文盲与半文盲之间,小时候很爱玩,是个正常孩子。

1994年,小花梅作为法律意义上未成年的女孩,嫁到了隔壁保山县。在当时当地来说,也不算什么离谱的事,小花梅已经算是一名17、8岁的大姑娘,可以婚嫁了。1996年,小花梅离婚,回到亚古村。失败的婚姻对这个山村女孩造成了打击。当地村民的记忆中,还留存着小花梅洗棉被时连着棉花一起洗的旧事。当然这种表现未必就是精神病,单就这件事本身来看,更可能是精神抑郁带来的情绪低落与注意力涣散症状,然而当地村民并没有这种区分能力。

2、1996年之后,在一个不能明确的时间点上,小花梅被同村的桑某带走(或许是拐卖),从此下落不明。小花梅的母亲及继父从未放弃过对她的寻找和思念,但是过于偏远的自然环境与贫穷制止了他们,将他们完完全全的束缚在了西南的大山之中。她的继父去世之后,母亲又改嫁了两次,最后在2019年去世。在此期间,小花梅的家人及亲属没有收到过任何关于小花梅的信息,小花梅处于完完全全的失踪状态。(在这段事实上面,开始出现了争议,媒体记者李华良自称对当地村民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获悉小花梅在出走后曾经给家里寄过信,家人收到小花梅的信后确认了她的近况。然而李华良作为正式记者,其实地采访并未正式作为正式报道进行刊发,却以网名“偶尔治愈”发在了新浪微博上。而在马萨等人《寻找小花梅》一文中明确提到了,李华良曾与其一起在福贡县相遇,但李华良迅速撤走,其并未与村民进行深度沟通。在此且先认定李华良说谎,采信马萨等人的说法。)

3、时间线上再次出现小花梅的信息,是来源于徐州的官方信息,这一段信息目前的可信度大幅低于前面两条,因此以下信息仅能作为参考。1998年6月,小花梅在山东与江苏交界处流浪,被徐州丰县农民董某收留我个人不理解收留是什么意思)。两个月后,1998年8月,小花梅被改名为杨庆侠,与董某的儿子董志民进行了婚姻登记。根据徐州方面的说法,在婚姻登记资料中,留下了“云南亚古村”字样,并在后期的案件调查过程中起到了巨大作用。这个籍贯信息当然只能是由小花梅自己本人提供,我们现在无法确定当时登记时的具体情况。比如,小花梅本人是否参与了登记过程?所以我们也无从得知为何小花梅向婚姻登记机关提供自己真实的籍贯信息,但却未提供自己的真实姓名。当时的登记人员又是基于一个什么样的原则在选择这些信息?比如只选择登记籍贯信息,对真实姓名信息则有意忽视?这是第一个疑点,我们先存在这里。

这份结婚证书由邓飞先生首先发布出来(相信他背后一定有当地信源),现在已经广为流传,有三张照片,最后一张照片是结婚证照片的清晰修复版,仅仅进行了明暗对比度调整等不影响其本人容貌特征的调整。我希望大家能记住结婚证上小花梅的容貌。同时,注意一个细节:在这里,小花梅的照片中间没有折痕,是一张平整的照片。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4、接下来,从1998年,到2021年,整整23年时间,小花梅没有了任何消息。下一次再有相对确切的消息,要到2021年底。到这个期间,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一个小小的信息,可以经过网络发酵,变成全国所有人都关注的大事件。而小花梅的真正下落,将会成为无数国人发誓必须找出来的真相。

在2021年底,有一群徐州当地的抖音小网红,他们在寻找拍摄素材的时候,找到了徐州丰县的一家人。这家处于完完全全的赤贫状态,可以说家徒四壁。但神奇的是,这家人生了八个孩子,全都是男孩。抖音网红觉得这是一个表演慈善的最佳对象。一方面国家现在鼓励生育,八孩真是特别有标志性;另一方面,要在徐州找到这么穷的家庭,其实也不容易了。于是,一场连续一个多月的当地抖音小网红慈善表演秀,拉开了序幕。

这些网红纷纷前往这个赤贫的家庭,给爸爸送烟送酒,跟爸爸聊天,给小孩送食物送衣服,拍摄小孩们在寒冬腊月煮稀饭切青菜。在整个过程中,绝大部分的场景,只有爸爸和小孩出现。一直到12月份,在一场抖音直播中,妈妈出现了。下面是这场直播的标志性镜头。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所有的观众,都被妈妈脖子上的锁链给震惊了。这位妈妈当时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另一边的破屋里,穿着一件单衣,身上那件棉袄还是旁边这位抖音网红给穿上的。房门口连个门都没装,床上有一张薄被,桌子上搁着一碗冻成冰坨子的粥。

老百姓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生了八个孩子的女人,被铁链锁在破屋子里,吃不饱穿不暖,这是实际见证一场大型虐母现场吗?

舆论就此开始发酵,而一场轰动全国的国民探案行动,就此开启。

5、2022年1月28日,在舆论已经持续关注了整整一个月之后,由丰县这个层级给出了回应。他们在这一天接受了极目新闻记者的采访,答复说,铁链女是丰县本地欢口镇人。同时,他们发布了一份正式的通告,也是第一号关于此事的通告。在通告里,我们得知,这位铁链女名为杨某侠。整个事件不涉及人口拐卖。杨某侠患有精神疾病,经常无故殴打孩子和老人。

然而这份通告并不能让人满意。这个时候强大网络力量,已经让网民仔细审视了此前抖音网红们拍摄的每一帧视频,并将所有与铁链女有关的片段都剪辑了下来。在这些极简短的镜头内,铁链女使用夹杂着四川与徐州方言的普通话,讲述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话,比如“这个世界不要俺了”、“这一屋子都是强奸犯”等等。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无论这位铁链女到底是哪里人(云南与贵州口音与四川口音其实也近似),她一定不是徐州本地人。只有曾经的云贵川人,口音被徐州方言污染,才可能出现这位铁链女的口音情况。而当地县政府直指这位铁链女是徐州本地人,这明显与事实不符。

6、于是短短两天之后,1月30日,当地县政府发布第二份通告。在这份通告里,铁链女摇身一变,她不再是徐州本地人。1998年6月,她在徐州丰县欢口镇与山东省的交界处流浪时,被老农民董某收留,两个月后嫁给了这位老农民的儿子,自此开始长期在丰县的生活。

注意,一直到这第二份公告,我们依然不知道这位铁链女的任何真实身份信息。这份公告除了引发大众更大的质疑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一个老农民走出门就能捡到一位女子,即便这位女子精神有问题,这事也完全不具备可信度。于是事态继续升级,大众的关注力度持续增长。

7、再接下来,经过了7天春节假期之后,2月7日,由徐州市级调查组发布了第三份通告。在这第三份通告里,终于,关键性的信息出现了。徐州市号称自己“通过查阅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资料,发现其中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当即派员赴云南进行核查。调查人员以福贡县亚谷村为重点,并扩大到周边多个乡镇开展调查走访,同时发布协查通告。通过查阅户籍底册,组织亚谷村村干部及村民比对照片、口音,确定杨某侠原名小花梅(父母已故)”。并经DNA检测,确认八个孩子与董志民和小花梅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

三天之后,2月10日,徐州方面发布第四份通告,宣布通过小花梅亡母的遗物,与铁链女进行了DNA测试,确认了母子关系。同时,徐州方面确认董志民(铁链女名义上的丈夫)和桑某(带走小花梅的乡民)涉嫌犯罪,已予以逮捕。

然而质疑并未平息。在当时,大家的问题集中在:1、小花梅到底长什么样?有她结婚登记时的照片吗?年龄到底有多大,跟铁链女能对上吗?2、小花梅是傈僳族人,傈僳语自成一个语系,更像是缅甸语,她能说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吗?3、在当时,明明有更像铁链女的失踪女性,为什么不能同时做DNA检测?4、铁链女分明具备表达能力和自理能力,为什么一定要禁锢她,为什么不能让她自己走出来,告诉大家我是谁,我来自哪里

8、2月12日晚7点,居住在云南地区的前调查记者马萨和铁木,在微信公号“路的另一边”,发布了自己2月10日远赴福贡县进行调查的长篇报告《寻找小花梅》。在这篇报告里,我们知道了本文第1条和第2条中的关键信息。在此,向两位前调查记者致敬。老兵不死,更不会凋零,在需要的时候,他们总会挺身而出。

同时,通过这次现场走访,我们还了解到了一个关键信息:当地神智清醒的村民,均无人认出铁链女是小花梅。这篇报告之后,大众开始发出更大的呼声,要求徐州方面放出小花梅的照片,让大家一起来比对。铁链女到底是不是小花梅,一看便知。即便铁链女被折磨了20多年,总归基本的面貌,是不会变的。

在那一段时间,事实上网络舆论分成了两派。一派人支持徐州政府的通告三和四,理据是毕竟通过了DNA检测,认为铁链女的身份已经确定。而另外一方面,则有规模更大的一批人,坚持提出质疑。如果官方不能对前面的四个问题做出解释,则质疑不停息。很多人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9、2月15日早晨,前调查记者邓飞,放出了本文第三段中的结婚证照片。舆论到此爆发到了极致。邓飞的这条微博,一天之内转发达到了10万次,这中间没有任何一名水军,全都是关注此事的普通网友。财新在当天就对丰县方面进行了采访,而丰县方面对该照片的真实性未进行否认,仅仅只是说注意到了这个信息,正在进行查证。想来各位都能理解,这其实就是确认了该结婚证是真实存在的。在这整个事件中,当地政府当然早已调阅了该结婚证,也当然早已知悉该结婚证的照片。现在当场不予以否认,那其实就是承认。

在这里,我必须将结婚证中的小花梅照片,与铁链女进行对比,以便各位自己得出这个最关键的结论:这两张照片里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好吧。只要心不瞎,我们都可以得出结论,这绝不是同一个人。到这里,整个故事突然就出现了断裂。

10、在逻辑上,1998年进行结婚登记的时候,董志民一伙有意使用一张假照片的可能性非常低。因为姓名这些登记信息不实,还可以推卸给妇女的精神问题,外貌不符你怎么解释?拍一张半身照片也不费什么事,照片的底片可以保留下来反复冲洗,可以用于办理结婚证,也可以用于办理户籍登记。从已知信息来看,丰县在办理相关身份登记方面,具有系统性的漏洞,简直是匪夷所思,但要说他们在当时连照片都有意造假,还是没有这种必要性的。

所以,令人震惊的推论就来了:

①如果这张结婚证上的照片是真实的, 那么,与董志民于1998年结婚的女性,到底是谁?她就是那位真正的来自云南的小花梅吗?她后来去了哪里?还活着吗?

②现在的铁链女又是谁?她到底是不是全民一直怀疑的李莹?

③徐州方面做过的DNA检测可信吗?如果可信,上面的问题怎么解释?如果不可信,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④那八个孩子,最大的孩子与第二个孩子相差13岁,现在已经20多岁。这个最大的孩子到底多大?到底哪一年出生?到底是不是铁链女生的?

解答不了上面这四个关键问题,那么整个案件,就滑向了阴谋论的深渊。事件发展到这个份上,根本就不是一直遮遮掩掩的徐州,还能处理得了的。于是,就在今天,2月17日中午12点半,江苏方面向全网发布正式信息:成立省级调查组,彻查此事。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江苏省方面在这个简短的通告里,做出了三个承诺:1、对有关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严惩;2、对有关责任人员严肃追责;3、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而长期关注此事的老百姓,你们需要记住的是,即便这件事提到了省一级进行处理,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依然没有变化:她们,到底是谁?

是的。严惩犯罪,是必须的;严肃追责,也是必须的。但是,这些动作,都必须建立在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上:她们是谁?

结婚证上的女性,是不是小花梅?如果是,小花梅后来怎么样了?铁链女又是谁?如果照片上的女性不是小花梅,那是不是意味着整个案件牵涉到了三位女性?小花梅、结婚证女与铁链女,她们分别是谁?又分别又去了哪里?她们各自有着什么样的命运?

说老实话,我并不关心在这个事件中,有多少官员保不住乌纱,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我唯一关心的,就是这个从头到尾,都没有被正式回答过的问题:她们到底是谁?她们的真实姓名,她们的真实年龄,她们的真实遭遇,她们的苦痛和挣扎,她们的悲怆与绝望。这些,才是我因为此事不停的炸号,依然愿意挺身而出发出质问的理由。

惟愿天下无拐,每一个孩子,都能永远保持烂漫的笑脸。惟愿从今天开始,我们永远都不再需要面对一个被锁起来的女性,问出这个冰凉的问题:你还记不记得你是谁?

【全文未完,等待江苏省调查报告再更新】

蛮族勇士:事出反常必有妖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事出反常必有妖

上一篇文章, 我在时间线上梳理了丰县事件的全过程。在这一篇,我将会重点列举丰县事件中,那些典型的违背常理之处。我在这里可以直接给出结论:事出反常,必有妖异。这些违背常理的地方,如果后续不能给出合理化的...
蛮族勇士:这一次,让我们一起改变中国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这一次,让我们一起改变中国

这些天我反复的看到一些奇谈怪论,声称丰县事件进展到现在,其最终处理方式,一定是和稀泥————政府随便推出几个人出来顶罪,再随便给案件中涉及的多名妇女安排一个身份和去处,然后安排几个媒体和几名大V唱赞歌...
蛮族勇士:我们在寻找的未来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我们在寻找的未来

文:蛮族勇士 满清以降,我大中国的仁人志士,一直在寻找未来。洪秀全喊“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孙中山喊“三民主义”,虽然这俩都根本没有对各自的口号采取过任何实质性的行动,但是这两个口号,其实都切合了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7654321 8

      有些它们——真是恶出了极致,

      李莹父亲李大忠是援藏军人,服役期间女儿被拐卖,及至病死仍然思女,以未见到女儿为憾。

      李莹今年52岁,(1996年)16岁被拐卖,约30岁才生了第一胎

      ——30岁之前的14年,发生了什么?!
      ——30岁之后的22年,又是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 avatar 关心经济的闲人 8

        世界上有很多拐卖极少的国家的例子,但为何我们很难这样去做?
        最典型的莫过于日本:小孩子经常自己回家,拐卖人口的现象很少。
        仔细调查研究发现,主要有以下几点:
        1、量刑比较重;
        2、全国形成完美的档案,有了拐卖的案底后,出狱后,在生活、就业上,受到整个社会的歧视,也就是说,虽然你承担了罪责,但你日后的生活,受尽周围民众的歧视;去企业打工,找不到好的工作;
        3、日本工作机会多,不屑于冒如此大的风险;
        4、政府管理层,一旦有较多的拐卖案件出现,是要下台的;
        5、对于拐卖人员,即使出狱后,仍然受到政府的监控,也就是你得过悲惨的一生。
        总结下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已经严重落后于社会的发展,需要改用更民主的普选制。
        但是,这个基本不可能,原因不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