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自己印美元,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 1,774

发达国家的货币,本质上锚定的是通胀率(指标的高低有差别,本质是财政的可持续性),发钞行具有独立性(独立程度有差异),所以,可以执行至少部分执行信用职责。

如松:自己印美元,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但新兴国家不同,他们的ZF运转对铸币税有比较强的依赖性,表现在通胀率(真实通胀)很高,无法通过财政可持续性、通胀指标(所以很多国家不断修饰自己的通胀数据)建立自己的发行机制,此时,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外汇储备,这就是美元本位制。从核心来说,他们想方设法地获取铸币税,但又想通过手中的美元储备控制本币的贬值,这实际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办法。所以,我前年就在说,抛外储保汇率的时候,只能说明本币正在走向危机之路。因为这办法不是治病,只是吃止疼药。

当然,用行政手段限制资本流动来管理汇率,更不是治病,只是让汇率贬值通过其它方式表现出来,那就是通胀和黑市,连止疼药都算不上。

当这些国家的外楚不断消耗之后,外汇就会紧张。以前提到过他们解决问题的办法,那就是自己“印美元”。手段是用本币收购本国生产的黄金,进入自己的外汇储备之中,通过黄金稳定本币的币值。

媒体有传闻,胖三在造美元,但没证据,川普如果采取斩首行动,这点是最主要的推动力之一。虽然委内瑞拉、巴西、尼日利亚等国都在风雨之中,也或许早已经开启这种“印美元”的方式,但终归没有宣布,世界上第一个正式宣布吃螃蟹的人,最终花落土耳其的埃尔多安。

如松:自己印美元,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早在二十世纪末的一期美国《时代周刊》上,封面就是一张一百万面值的土耳其里拉,当时的土耳其“很富”,买个电器,租个房子,动辄就要动用上亿里拉的现金!2001年,当时的世界有两个难兄难弟,其一是阿根廷农业大国居然闹起了粮荒,比索剧烈贬值;第二个就是土耳其,当时的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一度达到1,650,000 : 1。对当时的土耳其人来说,纸钞多得成为了累赘。但现在已经是电子支付的时代了,为人类社会解决了很多这样的麻烦。

我一直说,货币本质上反应的是一个民族与国家的文化,什么样的文化土壤,就奠定了什么样的喜乐或悲剧。很不幸,土耳其的文化基因中奔放为主,也崇尚权力,钞票信用有限。土耳其人系西突厥在欧洲的后裔,7世纪西突厥灭于唐朝后,其中乌古斯部塞尔柱人自中亚迁至西亚、欧洲,同当地波斯人结合,奥斯曼一世在1299年建立奥斯曼帝国,苏丹视自己为天下之主,似乎也有天朝上国的情结。1923年建立土耳其共和国。虽然土耳其以东罗马继承人自居,接受了东罗马的一些政治和伊斯兰文化,但千百年来遗传下来的草原游牧民族的基因和文化很难改变。既然土耳其人保持着热情奔放的性格,在权力和热情奔放的管理下,土耳其里拉自然就像舞蹈一样颠簸不定。

经过本世纪初期里拉爆贬后,里拉开始瘦身,2005年1月1日起开始启用新土耳其里拉,1,000,000旧土耳其里拉兑换1新土耳其里拉。

以前说,如果一个国家不能兼容并蓄,总是固守残缺,他的历史就只能不断循环。日本之所以有今天发达国家的地位,日元也成为主要的世界货币之一,在于坚守自己传统文化的同时,勇于吸收中国宋文化和明治维新之后对西方文化的学习,是不断在文化上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结果。可惜,土耳其人虽然号称继承了西方与伊斯兰文化,但草原文化的基因根深蒂固,权力依旧是社会的主旋律,这让他们的货币只能是继续刚性贬值。

去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加速贬值,这自然是失业率和通胀率高涨的结局(本质都是货币滥发)。

失业率、通胀率不断高涨,社会就会动荡,自然让总统埃尔多安如坐针毡。去年11月,土耳其里拉曾遭遇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埃尔多安就号召土耳其人卖出美元,买入里拉或黄金来支撑当地货币,此后,土耳其黄金进口暴涨17倍。政治与经济从来都是孪生兄弟,经济越动荡就越需要政治的集权,此后,埃尔多安批准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将土耳其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从宪法上赋予总统实权,这是走向集权的道路,土耳其定于4月16日就此议案展开全民公投。

政治集权本质会进一步打压货币的汇率,因为集权需要庞大的国家机器来维持,需要更加庞大的财政支出,继续破坏财政收支的平衡,面对汇率压力加大和外汇紧张,埃尔多安终于开启了自己的美元印钞厂,我们在以前的理论推导(各国印美元)开始进入实战阶段。

4月5日,援引两名消息人士称,土耳其正采取措施,赋予其央行购买国内黄金的第一优先权,在不耗尽外汇储备的情形下增加黄金储备,央行将决定其购买的时机和数量。通过买入更多以土耳其里拉计价的国产金,在里拉因政治忧虑受挫之际,土耳其央行可以避免耗尽外汇储备。土耳其国内黄金行业官员称,“被授予第一选择权,意味着央行将成为里拉计价黄金的主要买家。”当然,也意味着更多的纸币里拉流入市场,通胀将不断加剧。

对于这样的社会体系来说,即便实行金本位,也是实际的纸本位,因为纸币的印制没有节度,根源是财政的支出没有节度,和蒋先生的金圆券没差别。

十九世纪中期以前,黄金本身就是国际清算的手段。基于英镑和美元的金本位制和结算的便利,这些银行券才逐渐取代了黄金的国际清算智能。换句话说,黄金才是国际货币,而美元和英镑不过是替身。当埃尔多安在国内开始用本币购买黄金之后,就可以用于国际结算,就可以随时随地换成美元,美元印钞厂开业了。

以往三十年,世界各国央行都在不懈地印钞,到今天,却发现不断“奔放”之后,都已经丢失了自己的货币发行之锚,成为天空的风筝。新兴国家开始捡起以往被自己称为商品的黄金,当黄金进入国际清算之后,“替身”的地位也一样受到威胁,最终也会回归更坚固的信用——贵金属或其它更坚实的本位体系,这也是美联储率先升息缩表的目的。

黄金更多地进入国际清算体系,自然增加用量。但本质上,贵金属执行的是信用职责,黄金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相对其它商品来说,黄金对数量是最不敏感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一种价值恒定的表述。是他给那些纸币和其它商品进行标价,所以,当代人不断说某某价格(包括金价),从逻辑上就有明显的语病。

中国讲究孝道,老子和儿子的关系不能颠倒,黄金、纸币、商品的关系也是如此,否则,埃尔多安做法就没失去了意义。因为黄金是国际货币,才可以随时在国际上交换美元和商品,并用于国际清算(德国人费劲巴拉地运回黄金,不会是没事干了),而绝大多数纸币并不能具有这样的职能,美元今天盘升上了这个地位,不过是长期坚守信用职责的一个果实,但如果他长期滥发下去,一样丧失这种职能,所以,长幼顺序是非常清楚的。因为有这种长幼顺序,埃尔多安才能在自己家里开“美元印钞厂”

作者:如松

路财主:黄金白银,又开始跌跌不休? 经济杂谈

路财主:黄金白银,又开始跌跌不休?

古希腊晚期,今日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锡拉库萨城邦,被一位僭主狄奥尼修斯统治。与当时的古罗马、斯巴达或雅典的共和/民主制度不同,叙拉古的大小事务,都是狄奥尼修斯一人说了算,他在这个城邦里,拥有绝对的权力。 ...
凭栏:美元紧缩与黄金趋势 经济杂谈

凭栏:美元紧缩与黄金趋势

文:凭栏欲言,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美国通胀越发的恶化,收紧预期越来越强,影响近期黄金走势比较动荡。 美元紧缩预期下,黄金会怎么走? 01 趋势与预期 信息,即有噪音,也有信号。 趋势,无非就是通过历史样...
路财主:马光远这个蠢货 经济杂谈

路财主:马光远这个蠢货

文:路财主,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老实说,能遇到这样一个号称特别懂投资,却动不动信口开河的人,我也真是服了,更让我服了的是,就这对历史、对数据没有任何敬畏、天天张口胡诌的人,居然,还在各种媒体上自信...
路财主:人类货币政策的尽头在哪里? 经济杂谈

路财主:人类货币政策的尽头在哪里?

人类使用货币,已经有大约5000年的历史。 不过,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人类的货币都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贵重金属铸币,一个负责任的国王、皇帝或城邦管理者,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铸造足够数量的足值货币,除此之...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