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拜登下黑脚,普京背黑锅

RS 环球1 1,8903阅读模式

美国目前是由民主党和共和党轮流执政,总的来说,民主党主张的是大政府小社会,主张加强对经济活动的干预,主张增加对中下层人士的救助,主张平均社会财富,当然还主张发展新能源,等等;而共和党主张的是小政府大社会,主张减少对经济活动的干预,主张通过减税、增加就业率来救助中下阶层,对于通过扩大政府支出增加居民福利的举措会采取比较谨慎的态度,等等。

民主党更像是一个穷人的政党,共和党更倾向于是富人的政党。

至于两党的政策主张哪一个更好?这没有答案。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既要……,也要……,还要……”每个政党的政策都不可能兼顾所有的目标,都有优点也都有弊端,比如共和党的政策有利于提升经济效率促进经济发展,而民主党的政策有利于促进社会稳定和公平(这是经济发展的基石),等等,而两党轮流执政实际就是中国古文化所说寻求“中和”的过程,当一个政党执政一段时间之后,其政策弊端就会不断积累、放大,就需要由另一个政党上台执政予以纠正,实现中和。至于美国寻求中和的方式是否合理,看看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就知道了。但要说明的是,过去的成功永远不代表未来还会成功,故步自封就意味着堕落。

所以就看到,在川普执政时期努力压制债务率的上升并发展油气产业将通胀率维持在低位,源于通胀处于低位时才最有利于自由经济的发展,同时在川普的任期内政府尽量减少对经济活动的干预,推出的经济法案很少,也竭尽全力压缩政府开支,甚至愿意让很多公务员的职位空缺继续空置,他所执行的是比较标准的共和党主张。

虽然他竭尽全力“节衣缩食”,但他继承的是一个烂“家当”,经过次贷危机的打击之后,在他就任总统时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已经高达106%。一般来说一个政府的债务率超过100%时就亮起了红灯,就很容易出现债务率被动上升这种情形。在川普任期内也是如此,虽然他竭尽全力压缩政府支出降低财政赤字,力图扭转美国政府债务率不断上升的趋势,但在他执政的前三年中美国政府的债务率依旧从105.2%被动上升到106.8%,参考下图,这就是政府债务率亮起红灯之后的正常现象——无论怎么努力政府的债务率都会被动上升。而新冠病毒大流行更直接将美国政府的债务率推升到2020年的128.1%。

如松:拜登下黑脚,普京背黑锅

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民主党推举的候选人拜登得胜,他必须遵循民主党的政策主张,即增加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增加福利支出,加强政府对社会的管控,等等,这就会导致财政支出的增加。既然川普使用小政府政策,政府的债务率依旧被动升高,拜登这种大政府的政策推动政府支出加速上升就必定导致债务率的加速上升,拜登以及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一点。

有朋友可能会说,政府可以通过加税来增加财政收入以避免债务率的进一步上升,美国拜登政府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这只是障眼法。任何加税最终都会导致经济活跃度下降,是典型的杀鸡取卵,无法对债务问题带来实质性的帮助。

我们知道,一国政府的债务率超过警戒线之后,债务率越高,被动上升的速度也越快,最终就会导致债务失控、恶性通胀和国家破产的结局,本世纪以来有四个国家出现了国家破产,那就是阿根廷、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和今年刚刚破产的斯里兰卡,都是灾难性的结局。

所以,上任之后的拜登必须面对债务率不断被动上升的客观现实,面对民主党的政策主张会加速债务率上升的客观事实,还要面对就任时债务率起点更高(拜登在2021年1月就任,2020年底已经是128.1%)让政府债务率被动上升的速度更快这样的客观现实,他当然就不能坐以待毙,此时的唯一做法就是通过实施高通胀抬高纳税基数来应对债务问题。

高通胀为何可以应对高债务问题?这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税收增长速度不仅取决于实际经济增速,还取决于通胀率,当经济增速提高时,税收收入增速上升,通胀上升时,税收收入一样上升,即税收收入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大致就是经济增速加上通胀率)正相关,高通胀就会推动政府税收加速增长;另外一方面也一样重要,甚至更重要,高通胀意味着美元加速贬值(廉价美元),美国政府的债务以美元计价,在高通胀时期政府债务就会被加速稀释,最终就会降低债务压力。

高通胀虽然是应对高债务问题的有效手段(甚至还是唯一手段),但注定会导致居民实际生活水平的下降(高通胀本身就是对居民征税的手段之一,自然会带来生活水平的下降,前面论述过相关话题,不再赘述),所以是只能做不能说的办法。而通过操控国际油价来实施时就可以将高通胀这口黑锅甩在其他产油国身上,这种下黑脚的手段对政治家来说极为重要,尽量避免自己的执政基础被动摇。所以,拜登不断重申是俄乌战争导致了高油价,让普京背起这口黑锅。

使用高油价推动通胀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当债务问题解决之后就可以通过油价打击通胀,避免债务失控。

世界上可能只有美国可以使用这个办法(其他国家也可以顺势而为),源于只有美国有能力操控国际油价。

假设2024年川普回归,他还会选择低通胀吗?几乎不可能。2017年川普入住白宫时,美国政府的债务率是105.2%,虽然他实施小政府策略,但政府债务率依旧被动上升;目前,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已经是137.2%,在民主党的政策下未来两三年不会有根本性的缓解,这个基点已经比2017年初的基点高很多,即被动上升的动力更强、速度也更快,继续使用过去的政策就几乎是等死的节奏。

所以就看到,拜登上任的第一天就通过总统令彻底阉割了页岩油的增长,这即是为了绿能选票的要求(高油价推动新能源发展),更是债务的要求。

今天的美国正在遭到高通胀的困扰,以美国原油开采的效率,一旦开放页岩油开采,页岩油产量就会飞速增长,拜登如果欲操控油价进而操控通胀,分分钟会成为被告。所以他并不会通过总统令加快页岩油的开采,而是跑到中东去恳求海湾王爷增产石油,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选票,也为了操控油价和通胀。
在美国鼎盛时期,这种做法容易成功,但在今天,这很可能是非常凶险的招数。

这里有一个致命的弊端,今天的美国虽然依旧是世界第一强国,但相对来说在全球的影响力已经严重下降,这从拜登7月出访中东的整个过程就可以明显看出来,海湾王爷们开始不买美国总统的账。美国政府无法完全掌控原油市场(能源市场)也就无法完全控制通胀,一旦局势失控就有可能让通胀成为螺旋式上涨的顽疾,终点就是失控和国家破产——这就是今天拜登要面对的难题。

但今天的美国,(通过高通胀来加征税收并稀释债务)已经是华山一条路,拜登老人家只能勇敢地向前走下去。

最后要说的是,经过经济全球化尤其是次贷危机后,全球已经实行了十几年的超低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这极大地刺激了整个世界的欲望让全球的债务飞速上升,除德国之外的所有主要国家目前都已经是债务缠身,都是拜登的难兄难弟,前方都面临破产悬崖。

RS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8月2日 00:38:50
如松:鼓声阵阵,日本正踏上战场! 环球

如松:鼓声阵阵,日本正踏上战场!

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登基称帝。 在19世纪初,法兰西皇帝横扫了中欧和西欧,欧洲大陆上最强悍的军队几乎都被拿破仑击败了,只剩下俄国。拿破仑十分清楚,只有击败俄国才能最终击败英国,所以...
如松:拜登,风箱里的老鼠,谁会一飞冲天? 环球

如松:拜登,风箱里的老鼠,谁会一飞冲天?

我们要先回顾一下英国2022年的国债危机。 9月23日英国发布的税收减免政策。2022年以来英美央行都采取了比较激进的策略提升基准利率,这导致各国国债的流动性大幅下降,当英国政府宣布税收减免政策之后,...
如松:俄罗斯,捂脸撤军 环球

如松:俄罗斯,捂脸撤军

虽然在乌东战场上乌军逐渐掌握了主动权,但双方大体上还处于僵持态势。 美俄目前都已经体现出早日结束战争的意愿,美国以加大军援力度的方式来表现,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公开说希望早日结束战争,但这种意愿却几乎不可...
评论  1  访客  1
    • 滞胀
      滞胀 8

      东方大国一样也是高债务高通胀,而且还是滞胀,问题更严重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