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蝼蚁们,快点发光发热吧

avatar
avatar
RS
477
文章
20
评论
2022年4月29日23:48:42
评论
1,369

过去本人论述过一个异于常人的观点,二战之后经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导致美国政府的债务难以为继,最终只能通过放弃金本位实行高通胀来稀释债务,让美国政府的债务回到可持续的状态,而七十年代的滞涨就是为实现这一目的而服务的。

在经济学家看来,七十年代的滞涨是典型的“坏日子”,失业率、通胀率同时高涨让人们的生活压力急剧加重,这都是事实;而政治家则认为让一个帝国的债务恢复到可持续状态、让帝国重新恢复活力又是一个必须的过程,从国家的层面来说又是“好日子”,七十年代的滞涨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视角看待同一个问题时,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

1973年石油危机中的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两伊战争中的伊拉克和伊朗肯定不想成为化解美国债务问题的“棋子”,赎罪日战争(1973年)和两伊战争(1980年)在本质上也是地缘政治事件,但却在事实上都成了化解美国债务问题的契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世界很多国家都在利用这些重大事件解决自己的问题,让这些事件体现出不同的功用。
本世纪以来,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让美国政府的财政压力不断加大,2008年的次贷危机和2012年的欧债危机中,欧美社会开启了量化宽松(本质就是滥印钞票,量化宽松不过就是美化的名词而已)的手段以应对危机对本社会带来的冲击,这直接导致各国政府债务率的暴涨;2020年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后,欧美国家再次采取扩大财政支出(本质也是滥印钞票)的手段来应对危机,这直接导致各国的债务率继续暴涨,上述事件集合在一起就让多数欧美国家政府的债务达到了难以为继的水平。上述过程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让美国政府债务缠身差不多。2020年下半年本人预计大宗价格将再起牛市,主要根据之一就是当债务难以为继之后美国政府(也包括其他欧美政府)就必须再次通过高通胀来稀释债务,力争实现有序化解债务压力。而高通胀意味着美元加速贬值,国际大宗价格是以美元来计量的,当美元加速贬值时,就会刺激大宗价格连续上涨。
IMF日前发布的报告已经验证了上述推断。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月20日发布的“财政监测”(Fiscal Monitor)报告(下称“报告”)中警告,各国政府不要依赖通胀上升带来的公共财政的短期改善,因这些改善很少能持久缓解财政压力。

报告显示,过去一年通胀率的飙升降低了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借款和债务负担。“但此种好处是不可持续的。尤其是在食品和能源价格的上涨,与俄乌局势的背景之下。”
根据报告,通胀意外抬头(是意外抬头吗?应该问问拜登)降低了公共债务和借款水平占GDP的比重。债务负担下降的原因是,当较高的价格水平推高GDP(这里是名义GDP)时,债务规模保持不变(债务就被稀释)。此外,因通胀对税收的提振作用大于对公共支出的直接提振作用,同样也减轻了政府偿债的负担。数据显示,高于预期的通胀已使美国政府债务与GDP之比下降约2%,新兴经济体的债务与GDP之比下降了约4.1%。

美国等欧美政府的算盘打的很好,IMF的报告彻底拔掉了它们的底裤,拜登政府打击页岩油、煤炭生产自然可以助推新能源的发展,但也可以通过能源价格推高通胀(让美元加速贬值)来稀释债务并改善自身的财政,收割的就是美国本土和全世界所有的美元持有人,俗称割韭菜。

在这里要注意的是,美元指数在过去一年是比较强势的,意味着美元指数中一篮子非美货币贬值的速度更快,对本币持有人的收割更加锐利。所以,在非美国家咒骂美联储推动美元加速贬值收割美元持有人是不道德行为的同时(美联储的不道德是天下皆知的),也应该照照镜子看看更不道德的自己。
这是典型的释放魔鬼的过程。

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是什么?是消费终端的增长。

有些国家热衷于通过基建拉动经济增长,但没有终端消费需求时,基础设施就没有利用率,就是摆设,所投入的资金都会成为坏账,基建所依赖的也是消费终端这个火车头。
可影响需求终端增长中最重要的要素是价格,通胀走高意味着价格高涨,终端就会萎缩,火车头就会熄火,但为了化解债务压力通胀却需要停留在高位,这就是典型的滞涨模式。对于经济和人们的生活来说,滞涨意味着失业率和价格同步上升,蝼蚁们要经历物价像烈火一样燃烧的日子,当然也是发光发热为国家债务做贡献的日子。

或有人说,通胀上升到高位之后,可以推动工资收入同步上升(以保护需求终端的增长),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企业经营是有杠杆的,当生产成本(含工资)同步上升时,企业还要承担资金成本、税收成本等其他方面的成本上涨(企业所承担的税收成本上涨是政府推动高通胀要达到的目的,目的是增加自己的财政收入),在企业利润不变的情形下,产品成本上涨的幅度永远会超过工资上涨的幅度。也就是说,工资永远落在物价的后头。这也可以通过拜登上任之后的数据得到证实,拜登上任之后美国一直运行在高通胀、高工资增速的状态,但经通胀调整之后的时薪收入一直都在下降,见下图,美国时薪购买力增速一直徘徊在负值区间(即萎缩)。

如松:蝼蚁们,快点发光发热吧

所以,在高通胀时期希望推高工资增速来保护消费终端的想法是无法实现的。

虽然现在看来拜登政府通过高通胀暂时缓解了自身的债务压力,但未来他会遇到难解的困难:

第一,需求终端下滑、经济增速受到影响之后,财政收入增速就会下滑;

第二,虽然政府可以在短期内内压制支出的增长让政府的财政收支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但时间延长之后,政府雇员的工资和其它支出注定会跟随通胀上涨,让政府的支出放大,对财政收支的提振作用减弱。最典型的是巴西央行正在罢工,要求工资的上涨幅度必须跟上巴西的通胀率。

到这里这篇文章就似乎该结束了,源于下面的结论已经比较清晰:

第一,既然美国等政府已经开启了通过高通胀来化解债务压力的进程,滞涨就是未来。

第二,用这种方式化解债务压力注定是长期的缓慢过程,预计最少会以十年计。源于稀释债务的过程如果过于猛烈、社会无法承受就会导致内乱甚至内战。各国历史上的高通胀时期一般都会持续十几年,都是基于相同的周期性规律。

第三,当美国需要用滞涨化解债务压力时,基于财政压力沉重(类似上世纪七十年代)对世界局势的干涉能力就会下降,所以在俄乌战争中美国多次声明自己绝不出兵,这也是一种无奈。这就会让世界从单级来到多级时代,虽然是多级,但美国可能依旧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只是失去了大部分霸权(警察)的权力。有人不喜欢美国这个“警察”,这家伙也确实像个黑老大,但好在这个黑老大要休假了。未来,将让人们体会没有警察、只有山大王肆意妄为的日子,地缘冲突(战争)不断爆发会彻底撕碎全球能源、粮食、工业产业链导致全球经济不断遭到摧毁性的打击,而战争还会导致各国的财政支出高速膨胀,两者共同让全球通胀进一步恶化。

等等。

最后还要警惕,如果美国这次玩脱了,导致通胀失控怎么办?那就会遭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拉美危机时期的情形,这也是很多人在今天都在考虑的问题。

美联储,已经打开了魔鬼之门。

avatar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29日23:48:42
如松:俄乌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起爆点 危机

如松:俄乌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起爆点

自15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英国逐渐成为新的海上强权,从此走上海外殖民扩张之路。 在英法第二次百年战争(1689-1815年)中,英国不断在海战中获胜,先后夺取法、荷两国的大片殖民地,确立了海...
如松:粮食危机幕后的黑手,普京是不是偷粮贼? 农业

如松:粮食危机幕后的黑手,普京是不是偷粮贼?

自从苏联解体之后,基于全球地缘政治局势日趋稳定、经济全球化加速推进、各国军费支出减少等诸多因素共同推动全球进入了低通胀、低利率时期;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更进入了全球产能严重过剩时代,让世界进入了极低...
如松:房奴的春梦碎,房婆的狗屎运 中国

如松:房奴的春梦碎,房婆的狗屎运

从2020年开始本人就在这个栏目中不断提醒大家高通胀、高利率时代正在到来,到今天算是应验了一半,源于欧美和部分国家已经进入高通胀状态。美国今天的通胀率已经超过8%,目前的CPI在全球116个主要经济体...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