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蛮:宾州总动员—共和党人开始集结【美国大选追踪第七集】

  • 908

上集我们讲述了民主党方面开始进行手段冷酷的反击,包括悍然认证争议极大屡经反转的密歇根州计票结果,以威胁等手段强迫联邦总务局启动交接流程,以及通过威压手段强迫特朗普法律团队与鲍威尔律师进行业务切割。我们在上一集留下了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共和党方面能不能抵抗住民主党方面释放的咄咄逼人的压力,并实现有效组织?

现在的局势一日三变,事件进展非常快,两边都必须根据最新的形势做出快速抉择。就在这两天,几个摇摆州的共和党人就给出了回答:他们已经实现了有效的组织化,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宾夕法尼亚州、亚利桑那州和密歇根州的州议会,都已宣布举行有关选举舞弊的听证会。宾州的听证会时间为美国时间周三,也就是昨天晚上,亚利桑那州为11月30日,密歇根州为12月1日。现在我们来简要回顾一下刚刚结束的宾州听证会的现场情况。

宾州这场主题为选举舞弊的听证会,有约30名各种身份的证人出场说明其亲身经历的宾州选举舞弊的情况。其中程度较轻的指控包括亲人的身份被盗用于投票,以及作为共和党监票员被赶出计票区等等。受到广泛关注的证人主要是下面这位,格雷戈里·斯特兰斯特伦(下图右的证人。Gregory Strenstrom),是一位退役海军军官,安全管理专家,负责计票中心的数据安全工作。他的宣誓证词令人十分震惊。

老蛮:宾州总动员—共和党人开始集结【美国大选追踪第七集】

我将这位证人的宣誓证词全文翻译如下:

“我叫格雷戈里·斯特兰斯特伦,来自特拉华州,前海军指挥官,海外战争老兵,我自己私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数据科学家,计算机法医学科学家,安全与欺诈专家。

在任何情况下,监管程序都形同虚设,无论是邮寄选票、现场投票还是数据U盘管理,全都存在巨大的安全漏洞,所有的安全规则都没有得到遵守。我个人观察到,投票机数据主管多次使用USB上传数据到投票机,但此人并非计票过程的组成部分,他只是带着一袋袋的USB走进来进行数据操控。

我在计票中心后台被锁住的房间里观察到了7万张未开封的选票,但问题是当时邮寄选票已经被完毕,12万张邮寄选票都已经被清点完毕,那么这7万张选票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关于计票之后所汇总的数据,它们到底是怎么计算出来的?系统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在当天计算了12万张邮寄选票,只剩下6千张,但是当我回到那里的时候,邮寄选票总数变成了20万张。

所有人都在问我,这个选举舞弊的犯罪到底是怎么实现的?我总是会告诉他们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只需要几个人,插入USB,导入选票,非常简单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多大的谋划。

我请求执法机构对电脑系统进行调查并提取证据,这不是一件难事。不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将计票中心的5台电脑的数据固化下来。然而令我难以置信的是,这种调查从未进行过,整整3周过去了,都没进行过。

我们两天前才知道,选举过程中的所有文字记录,包括保管日志、记录和黄页,全都消失了。特拉华县这些法律意义上的证据以及单据,全都失踪了。

所以我们有10-12万张选票是问题选票。如果民主党人严格执行了既定安全规则,那今天他们可以给自己辩解,但是他们完全没有做到。如果你不能确认特拉华县总共30万张选票中的那10万张问题选票的真伪,那你就不能确认特拉华县的选举结果。”

各位,这位证人作为计票中心的安全专家,这样的公开指控是非常严重的。这样的证词如果放到法庭上,其证明效力是非常高的。在他的证词里,有两点非常重要,第一,安全规则没有得到遵守,无关人等可以随意向系统里导入数据;第二,原始文字记录全都消失了。要确认这两个事实非常简单,就像他本人所说,要查明数据导入的事实,只需要封存电脑并查询操作记录就好,不需要一个小时;更关键的是,要查实原始文字记录消失的事情,更是只需要一分钟就好了,打个视频电话问问特拉华县的选举主责人,让他出示一下档案柜里的原始记录文件就行。

对这种清晰明了的实名指控,假新闻媒体CNN之流如果想反驳,当然也是非常容易。他们可以针对第二点,让记者采访特拉华县的选举官员,出示一下堆成山的原始文字记录。就样就能在新闻里反复打共和党方面的脸了。在这种关键点上说谎,那其它证人证词也不可信了。结果完全没有。CNN之流的态度是假装没有这场听证会,根本不予以报道。同时推特之流开始封锁有关听证会的信息,并开始封杀宾州共和党参议员的账号。这真是一件令人感到非常有趣的事。

这场公开的听证会之后,宾州的共和党人终于能够实现有效的自我组织,他们开始提出明确的诉求:司法机关必须介入,对可能的选举舞弊指控进行调查。选举舞弊案件是联邦重罪,不是地方各州的警察部门的业务范围,理论上归属联邦级的执法机构,比如司法部和FBI进行调查。注意,共和党人控制的宾州议会主动向联邦执法机构提出正式调查本州的选举舞弊现象的诉求,这也是这场充满争议的选举之后,共和党人第一次提出这种针对性的诉求。这就为特朗普启动特别检察官制度进行正式调查,铺平了道路。在任总统终于有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动用自己的执法权力。剩下的,无非是在执法人员中挑选出一把合适的枪,去固化那些其实相当容易查实的证据罢了。

事实上,我一直以来的看法都是:在任总统必须走执法机构正式立案调查的路线,而不是走委委屈屈的打官司的路线。证据是需要查证和固化的,仅靠主动站出来的证人是不够的。而要查证和固化证据,即便这些证据再浅而易见,也必须由执法部门出手采集。这种经过正规手续采集的证据,才具有更为强大的证据效力。

由执法部门采集证据,对涉案的民主党人直接进行大规模的抓捕,逼迫民主党人反过来提起诉讼,逼迫他们反过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才是正确的在任总统应对选举舞弊的模式。特朗普本人在国防部门、联邦司法部和FBI毫无政治资源,这三个部门现在完全是不作为状态,更关键的情报部门CIA更是毫不掩饰的对特朗普采取了连续四年的敌对姿态。然而共和党内部,在这些执法机构之中还是是有资源的,有人脉的。共和党如果整合自己的资源,有效动员起来,抽调可信人手组建一支针对选举舞弊的特别调查队伍,是非常容易的,也是在特朗普的职权范围之内。所以,接下来我们就重点观察,联邦层面的各执法机构有什么动作。如果继续保持目前这种不作为状态,那说明共和党在联邦层级依然没有完成真正的内部总动员,因此也必然不足以对抗民主党的反击,即便相关舞弊证据堆到天上去,特朗普也必输无疑。而如果能够反过来,联邦执法机构开始有动作,比如隶属司法部的选举监督部门启动了拘传证人的动作,那特朗普的胜算就会大增。

————帅气的分界线————

本文的第二部分,继续讲述宾州,美国时间星期三,宾州地方法院的一位保守派法官给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裁定:暂停宾州的选举结果认证至周五(11月27日),待当天法庭召开听证会之后再做决定。

老蛮:宾州总动员—共和党人开始集结【美国大选追踪第七集】

注意,这起诉讼的原告并不是特朗普法律团队,而是由该州的众议院议员联合起诉,诉求和诉讼理由都非常有趣,他们要求法院判决250万张邮寄选票全部无效,其理由为:宾州议会通过的选举法,关于邮寄选票的应用制定了非常严格的限制,仅仅只适用于选民重度残疾、严重丧失行动力或在外服兵役等场合。按这种严格的规则来算,宾州有资格投递邮寄选票的选民数量不到一万人。而今年宾州州务卿擅自通过自己发布的行政命令,以“新冠疫情”为理由扩大邮寄选票的适用范围,这直接违反了宾州的选举法。要扩大邮寄选票的适用范围,这是立法层面的权力,该权力属于州参议会,州务卿明显没有这种权力。他越权发布相关行政指令,属于严重的违法行为。

老实说,这个诉讼有趣就有趣在,它根本就不是一个选举舞弊官司,而是立法权的争端。这种官司根本就不需要出示什么证据,只需要把宾州的选举法和州务卿发布的行政命令罗列给法官看就好了。而且这个官司具有巨大的示范性意义,因为其它各州关于邮寄票的游戏规则其实也都大同小异,也都是通过州务卿的命令大幅扩大了邮寄选票的适用范围。这个官司如果打赢了,基本上全美国范围内总数超过5千万张的邮寄票,全都可以作废了。

这是一件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就原告的诉求来说,老蛮我作为资深行政法专家,真心觉得是站得住脚的,在逻辑上其实是完全成立的。所以宾州地方法官裁定暂缓认证之后,宾州州长方面根本就等不到周五的听证会,当天就向州高等法院提出了上诉。宾州高等法院法官在风气上主要是站民主党的多,保守派法官比较少,所以这事应该还有得扯。

不过,这条支线其实非常有趣,比特朗普那边发起的选举舞弊调查的主线还有趣,因为这是纯粹的法理之争,不涉及事实争议,所以即便是再左的法官,即便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也无从回避那个最核心的问题:州务卿可以随意篡夺州议会的立法权吗?如果新冠真的非常恐怖,在漫长的选举筹备期,州务卿早就应该将此事提交州议会进行立法,而不是自行擅自发布行政指令。这种行政官员篡夺立法权的行为如果都能成立的话,那美国的所谓“三权分立”的根本体制,就从此打破了啊。这可比选举体制出现舞弊现象,还要严重得多啊,直接动摇国本啊。但是在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判决州务卿的相关指令违规,邮寄票全部作废,那么,那些真的投寄了邮寄票的数以千万计的选民,又是何其无辜,他们只不过是相信了政府官员的指令而已,在法律上属于善意第三人,他们的选票怎么能够就这么随意作废呢?

所以,就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好了。我估摸着就本案进行最后妥协的结果,应该是在全国范围内对邮寄票进行全面彻底的审计,将问题票全部清查出去,只留下有清晰完整记录的合法选票。这才能勉强消弭两边的争议。总之,这一天天的,实在是太有趣了。呵呵,呵呵,呵呵哒。

继续阅读:蛮族勇士:如果执法部门继续装睡【美国大选追踪第八集】

蛮族勇士:事出反常必有妖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事出反常必有妖

上一篇文章, 我在时间线上梳理了丰县事件的全过程。在这一篇,我将会重点列举丰县事件中,那些典型的违背常理之处。我在这里可以直接给出结论:事出反常,必有妖异。这些违背常理的地方,如果后续不能给出合理化的...
蛮族勇士:这一次,让我们一起改变中国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这一次,让我们一起改变中国

这些天我反复的看到一些奇谈怪论,声称丰县事件进展到现在,其最终处理方式,一定是和稀泥————政府随便推出几个人出来顶罪,再随便给案件中涉及的多名妇女安排一个身份和去处,然后安排几个媒体和几名大V唱赞歌...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她们,到底是谁?

这篇文章,将会从时间线上梳理丰县事件的始末。这里使用的每一个时间点上的事实,都会说明信息来源,并给出我判断真伪的依据。各位,你们必须知道的是,进行时间线梳理,是复杂事件判别真相的最佳方式,没有之一。下...
蛮族勇士:我们在寻找的未来 经济杂谈

蛮族勇士:我们在寻找的未来

文:蛮族勇士 满清以降,我大中国的仁人志士,一直在寻找未来。洪秀全喊“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孙中山喊“三民主义”,虽然这俩都根本没有对各自的口号采取过任何实质性的行动,但是这两个口号,其实都切合了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路人甲 8

      对于哈里斯,一位堂堂当选副总统,也即将是美国参议院议长却拒绝辞去加州参议员的职务。此时此刻,党内压力何其大,难道这就是她对自己当选的自信吗?换句话说,连她自己都不自信自己能够百分百当选,谁又能比当事人更有底气呢?
      居然还真有,居然还那么多!!

      • avatar 路人甲 8

        老蛮是位说书人,平时干的也是说书的活。可现在的现实是纽约时报这类所谓的主流媒体们全都去干了说书的活了,都去炒花边消息了。老蛮没办法,也只能去干纽约时报的活了。
        我,支持老蛮这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