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那一刻,快要到了! 经济杂谈

如松:那一刻,快要到了!

前面写过两篇文章《大潮退去》《(金融)大潮正在退去,裸泳者浮出水面》,还一直在强调一个观点,那就是未来的财政必须尽快转移到资产上来(自然是房产税和遗产税,等等),为什么必须这样? 其一,必须这样;其二...
阅读全文
如松:你不断放水,她就死给你看! 经济杂谈

如松:你不断放水,她就死给你看!

“丈母娘推动房价”、“中心城市的房价是“东方不败””、“中心城市房屋永远稀缺”,等等,在中国成家立业(买房)的传统习惯基础上,再加上媒体和房地产人士不断推波助澜,房地产已经近乎是中国的一种宗教,说明地...
阅读全文
如松:富豪的新宴席 经济杂谈

如松:富豪的新宴席

前面说过,在本币贬值时期,金融衍生品市场将从造富的机器变成财富的粉碎机,提醒所有人注意这一点,股灾不是无缘无故的。 为何这样说?源于本币贬值的时候,就是每单位货币含有的信用下降,此时央行无法以释放货币...
阅读全文
如松:地王,恐慌还是梦想? 经济杂谈

如松:地王,恐慌还是梦想?

今年前五个月,已经诞生152宗地王,可以冠名为地王年;同时,制造地王的过程中,央企表现的极为生猛,长子们翻江倒海。 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是恐慌还是梦想? 信达地产是谁?估计今年以前很少有人知道,但最近...
阅读全文